跳至主要內容

文章

顯示從 2023 起發佈的文章

健身室的對倒(Tête-bêche dans la gymnase)

「嘟!」「嚓!」 一入健身室已經聽到跑步機滾輪「轟隆轟隆」轉動。今日星期三,依家係午飯時間,呢度係私人會所內嘅健身室,綜合嚟講應該無乜人會嚟做運動,我實在好奇會有咩人好似我咁無聊。 行入少少,見到一個將黑色長髮夾起,著住黑色緊身運動衣,配上黑色瑜伽褲嘅女仔跑緊步。緊身嘅衣服唔止令佢嘅運動內衣現形,亦將佢結實嘅曲線描繪出嚟。 我提醒自己唔好將目光停留,免得被睇成無禮貌、或者女性主義者掛喺口邊嘅男性凝視、甚至視姦。既然平時用嚟熱身嘅跑步機已經有人用緊,我就靜靜地行去踩單車機度。 不過,我都係忍唔住好奇心,轉身時偷望佢咗一眼。 白皙豔紅或許化妝嘅原故;瑞鳳眼上整齊嘅眉毛看似畫過;然而有幾多女性會喺健身前化妝? 目光離開嘅一剎,彼此嘅眼角好似互相接觸到。 我裝作平常,騎上單車機,踩起踏板開始運動。望住電子熒幕上嘅虛擬風景,腦內卻諗住剛才一剎眼神接觸。咁短嘅時間,佢應該為意唔到?就算為意到,都應該唔會亂諗嘢啩?但係依家女性主義聲勢浩大,佢會唔會就因為呢一剎,喺網上開始留言責罵我?咁佢會唔會已經影低咗我,腦內已經準備好千字文,一返到屋企就滔滔不絕咁敲起鍵盤? 忽然聽到跑步機狂吼,我反射地望過去。激烈轉動嘅滾帶、地震般搖晃嘅熒幕,急促而用力嘅步伐,掛喺旁邊嘅運動上衣,只係著住運動胸圍嘅佢。 女性主義為咗隻貓殺死我嘅好奇心,於是我結束熱身,走去一部見唔到佢嘅機器做胸肌訓練。我將重量校到四十公斤,一個平時我推嘅重量,但推咗幾下,我竟然感到非常吃力。 係熱身不足嘅關係?我休息幾秒再推多下,依然比平時吃力。我試著集中精神,但跑步機嘅狂號不停鑽開腦袋,開咗個大窿俾佢跑咗入嚟。 你唔係喺跑步機跑緊咩?點解會跑咗入嚟?你繼續跑啦,做咩喺我腦入面原地跑?你再唔走,我就… …我就… … 然後跑步機嘅聲音停咗,佢喺我未做出任何行動前,從我腦袋逃跑掉。我亦趁機集中精神用力推咗一下,先發覺滿身香汗,以運動上衣遮胸嘅佢係我前面行過,離開咗健身房。 本來想再推多一下,但佢嘅汗珠被燈光蒸發,喺眼前凝聚成霧,無法繼續集中鍛練之餘,其實所有嘅體力已經喺胡思亂想時用盡。 「睇嚟今日都係無態… …去隔籬焗埋個桑拿就走啦… …」 「嘟!」「嚓!」 ※ 「嘟!」「嚓!」 呢個時候竟然有人入嚟健身?我已經揀個無乜人嘅時間,費事被人有心或無意咁望過嚟。算嘞……唔好理邊個,我自己專心跑步就得。 之不過,望一眼都無所謂啩?至少知

志強與泰萊

我估唔到,會喺平安夜嘅公司間嘅商務下午酒會見到你。 你喺我同其他公司嘅銷售員交談嘅時候,從遠處嘅侍應身後,有如罕見嘅雪豹緩緩走出洞穴。 而我,就如野生攝影師,喺見到你嗰刻,身心都凝住。一塊厚而大嘅隱形舞台布幕倏然垂下,將身旁銷售員嘅說話隔住;酒店會堂嘅吵鬧聲亦一下靜落嚟。我聽到嘅只有自己洶湧嘅心跳聲。 為咗避免尷尬,同時為咗壓抑內心嘅激動,我雙眼無追逐你嘅身影,盡快重返原本嘅位置,但係嘴巴已經講唔出長嘅句子,只會簡單回應銷售員嘅問題及精短講解公司嘅業務。 身邊嘅人終於散去,我急忙快步走入洗手間。望住鏡入面嘅自己,問佢應該出去搵你,定當無事發生過好啲?如果你過嚟同我打招呼,我應該點樣回答? 誠然,本身喺度遇見你係意料同情理之外嘅事,既然係咁我點諗都無用,倒不如順其自然。 我用冷水洗個臉,走返出會堂,繼續同有潛力嘅公司代表寒喧同推銷,不時斜眼留意你嘅蹤跡。不過就如跌嘢係咁搵,反而乜都搵唔到。就係咁,直到酒會完結,我再都無見到你。 會堂人潮漸散,跟隨同事搭𨋢行出酒店時係度諗,我自問甘心乜事都無發生過,就咁樣離開酒店嗎?呢個可能係我唯一一次再見你嘅機會,我可以就咁放棄嗎? 到咗地下嗰層,所有同事出咗去,轉頭見到我唔郁,問我咩事。我回答佢哋好似漏低咗嘢,想上去搵下。於是,同事們留低咗我同一句聖誕快樂後,就消失喺我視線內。 我撳咗去會堂嘅樓層,本來幾秒嘅時間,思緒卻如坐咗幾轉過山車咁上上落落。我忽然覺得無論點都好,嗰刻都應該叫住你,唔駛搞到依家怕追唔返而心神不定同後悔。 𨋢門一打開,我目光注視著會堂大木門衝咗出去,無留意到前面有個人。 「唔好意思。」我撞到佢膊頭,但我無回頭向佢道歉。 「你咁急去邊?」熟悉嘅聲音響起,我煞停雙腳,轉身望向𨋢門前。 果然係你。 「好耐無見……」腦袋運作咗幾秒先擠得出呢幾個字。 「好耐無見。」 你行上前,舉起右手,係想握手定擁抱?我猜唔到。然後見你右手橫留喺空中嘅一剎,覺得你想擁抱。我立即上前打開右臂,你卻已經將右手打直伸出,做出握手嘅姿勢。 我硬生生停住擁抱嘅動作,突兀咁將手伸出去握手。 我哋握咗好耐,可能因為大家都唔知下一步要點做。 「頭先咁急去邊?」你打破悶局。 「去搵啲嘢… …」我感到酒店員工向我哋投出奇怪嘅目光,尷尬又有啲唔捨得咁鬆開手,「但依家唔駛喇… …」 「哦… …」 電梯嘅門再次打開,一個服務員行出嚟。佢見到企喺門前嘅我哋,有

開心

「游醫生,唔好意思……」護士喺我下午巡房時同我講,「二號床嗰位病人又走失咗……」 「得喇……我睇完啲病人後會處理。」我合起手上嘅病歷紀錄,同眼前嘅病人講佢手術後復原進度比預期好,就快可以出院。 「佢嘅情況可以好反覆;」正當我打開下一位病人嘅紀錄,身邊嘅芷蔚以近乎搶嘅速度拎走份檔案,「我會搞掂剩低嘅病人,你去搵佢喇。」 「姚醫生,咁樣唔係太好……」我以搓手液消毒雙手,準備入房檢查下一位病人。 「你知佢只會聽你講。」芷蔚行前一步,喺病人房門前擋住我,「而我知你好緊張佢。」 我的確無辦法放低佢去專心睇其他病人,只能夠聽芷蔚嘅說話,轉身走出病房。我掃開電話打俾佢,好快佢就接咗。 「張綠瀅,你喺邊度?」我劈頭第一句就問電話旁邊嘅佢。 「樂楊,你點會唔知我喺邊?」綠瀅愛理不理,淡淡嘅一句,令我有啲憤怒。 「你知你嘅病況,唔可以亂咁走;」我提高聲量同綠瀅講,「我依家過嚟搵你。」 我走出醫院主樓,往後面嘅斜路行去。斜頭嘅盡頭係醫院範圍邊界嘅一個花園,既可以望出院外城市嘅繁華,亦可以眺望遠處海洋嘅寬大。好多病人都鍾意行到嚟呢度,放鬆心情,同時讓眼前景物鼓勵自己早啲康復。 就喺花園嘅其中一個角落,我搵到綠瀅。 黃昏陽光下嘅佢臉容蒼白,肩膊急促起伏,我立刻跑去拉起佢右手,指頭果然有預期中嘅紫紺、探脈時心律紊亂。 「你知道你心臟唔可以做太劇烈嘅運動。」我放低佢隻手,緊張咁講。 「放心……我……仲行得完……嗰條斜路……抖下就無事……」綠瀅喘住氣講。 「總有一日你會咁樣而導致缺氧或心臟病發,死喺呢度。」 「咁都幾好……可以同紹藍死喺同一個地方……」 我臉色一沉,胸口揪咗一下。 「對唔住,我無責怪你嘅意思。」 我依然無語。 「我講過,當日嘅手術醫生都同你講過,嗰次係突發嘅事情,手術時經常發生。」佢嘅呼吸轉為平穩。 「但始終喺死喺我手上。」 綠瀅將右手放喺我膝上,見到佢手指嘅紫紺已經褪咗唔少,我稍稍放心。 「記住,你無犯錯,紹藍一定都係咁諗。」 「你係時候返去;」我盡量收拾心情,「我叫醫院勤務推架輪椅過嚟。」 綠瀅企起身,向花園嘅空曠地方行去。 「我唔想被其他人搵到呢個可以獨自享受嘅角落。」 「你仲當我係契哥嘅話,就應該答應做手術,咁就可以享受世界任何角落。」 「只有呢度我先感覺到紹藍嘅存在,況且你同佢應承過會醫好我。」 「技術比我好嘅醫生大有人在,唔好咁任性。」 「如果你仲當我係契妹嘅話,就俾我

追龍

你眼前係一道油咗紅色嘅公屋木製大門。   一如呢座幾十年嘅公屋,不難見到門上有油漆剝落或重新髹油嘅痕跡。 大門有如被奴役嘅獨眼巨人,額頭被刻上黃銅製嘅門號。 本應係零四零二嘅號碼,但兩個零字彷彿以實際行動表達自身嘅意思,只留下兩個淺色嘅印記。 巨人一邊訴說生命和宇宙間嘅終極答案,一邊以僅有嘅眼睛冷冰而毫無感情地直望住喺佢前面嘅你。 對於面前嘅巨人,你非常熟悉;你撫摸過佢每一道傷痕,正如撫摸自身嘅一樣。 不過,你嚟呢度嘅目的並非為咗可憐呢個獨眼巨人,而係為咗佢身後嘅世界。左手示意巨人讓開後,佢立刻無聲地側過身體,為身後嘅主人打開一條道路,同時為面前嘅你打破一道隔膜。 主人二話不說拉起你左手走入巨人身後嘅世界。識趣嘅巨人企返原本嘅位置,背對住你哋,盡力保護同唔阻礙你倆嘅時光。 左手被主人遞到佢嘅臉上,讓你感受到佢灼熱嘅溫度,中和你手上嘅冰冷。左手被移到嘴唇上,不斷被親吻著。 你感到手指上嘅枷鎖被除下,解脫嘅感覺好快傳到手臂,以至上身,及至整個身體。你被帶到一張躺椅旁,會意地瞓咗上去後,見到佢攞出一個殘舊嘅長方木盒,放咗喺躺椅另一邊嘅矮櫃上。 木盒中間有一個正方嘅古銅香爐,左邊有幾個銅模,右邊有個填壓器同一小盒白色粉末。佢拎出香爐,用填壓器將灰粉末壓實壓平。然後放上一個銅模,倒入白色粉末,再將多餘嘅用小掃帚掃入爐邊嘅坑內。 銅模被小心翼翼抽出,你見到一條栩栩如生嘅白色東方龍。當佢點起龍尾伸延出嚟嘅一條幼棉線,火紅嘅燃點就好似追緊條龍。直到紅點燒起龍尾,白煙冉冉升起。 你望住白煙爬上天花板,化做一朵雲後,開始發覺嗰片雲愈來愈近。回頭一看,原來自己已經飄喺半空,肉身僵硬而無神瞓喺躺椅上。 驚慌係你唯一嘅反應。你有如溺水嘅小孩胡亂撥動手腳,想搵到一處依靠。 半浮不沉之際,有人拖住你左手,好似彼德潘帶你飛出窗口去。 你可以飛。佢喺耳邊細語。 呢句說話有如咒語。你鼓起勇氣,甩開本來拖住左手嘅手,任憑四肢攤開、身體放鬆。 好快你就發現,你真係可以飛。 你剎那間明白到,The only thing you have to fear is …… fear itself。 呢一晚,你自由了。 你第一時間逃離呢座侷促而壓抑嘅石屎森林,飛到一直好想去嘅南極。你終於睇到一直夢寐以求嘅景色——壯麗嘅極光將白色嘅冰川染成綠色、皇帝企鵝群圍成一團站立而睡、座頭鯨魚拍鰭暢泳。 未滿足嘅你再飛到另一個地方

生為卷紙,我很……

四月十二日。 見到超市冰櫃嘅玻璃上反映嘅模糊模樣,先知道自己係一卷廁紙。我唔敢回想自己究竟點樣誕生,或者被生產出嚟,因為曾經聽超市顧客講過「記憶是潮濕的」。然而朦朧嘅記憶依然如霧凝聚,有如瀉喺地下嘅急凍青豆不自主咁滾動。好彩嘅係呢句只係謊話,記憶絲毫無整濕我易吸水嘅身體。 工廠滾輪嘅聲音開始浮現。諗起原本我同依家喺我上下左右嘅卷紙係一個共同體。我哋嘅生命以同一條公式及工序,用同一堆原料,經過同一部機械生產出嚟。然後喺一個隨機,或者預定,嘅時間點上,我哋被完美分割。我同佢哋嘅連繫被斬斷。我哋變為眾多一模一樣嘅個體之一,被整齊排喺設計好嘅防水膠袋內,運送到呢間超級市場。 好想問旁邊同我一模一樣嘅卷紙,會否有同我一樣嘅諗法,甚至同我一樣有意識、思考。只不過,我哋無人類嘅眼耳口鼻。我只有觸感,只有對光暗、顏色、震動、壓力嘅觸感。我不能自主發出信息,只有強迫地接受或意會周圍環境、微細震動及各種物理上嘅力量,而所謂嘅「見」、「聽」或者只係過份解讀嘅自己觸感而已。 回憶令我思考時間。我開始將超市光亮嘅時候定為日頭,黑暗嘅時候定為夜晚。日頭好多人,好多觸感上嘅刺激,為百無聊賴、佇立喺貨物架上嘅我解悶。佢哋喺我面前講好多嘢,間接地教咗我好多知識。例如,我知道「生日」就係出生嗰日後,我就諗我生日究竟係幾時。我永遠唔會知工廠製造我嘅日子。就算知道,當時嘅我依然同其他卷紙係同一齊,咁即係我嘅生日同我旁邊上下左右嘅卷紙一樣? 不過,我覺得有別與旁邊嘅卷紙,我已經獨立存在。我甚至有意識(或者佢哋都有)。所以,我決定以我知道自己有意識嗰日,亦即我意識到冰櫃上玻璃反映我模樣嗰日為我生日。透過之前喺面前嘅細路,我學到數數字,然後聽到超市廣播今日嘅日子,再回想返超市光同暗嘅時間,計到我嘅生日係「四月十二號」。 呢個日子,對好多人可能無乜意思,對卷紙而言更加多餘,但對我而言係一堆重要嘅數字,一個重要嘅日子。 我會永遠記住。 ※ 四月十七日。 我終於要接受作為卷紙嘅命運:被人買走,從超市離開,到一個未知嘅地方。 拎走我哋嘅係一個傭人。佢聽從走喺前面、耳戴金環、身穿絲綢上衣嘅中年女人嘅話,捧起載住我哋嘅防水膠袋,放入手推車內,一拐一拐繼續跟住女人走。收銀員以紅色射線掃過我哋、女人俾咗錢後,我哋就被帶出超市。 女人命令傭人拎起我哋及其他貨物,就逕自行喺前面,眼尾都無望過傭人。只覺傭人絞盡腦汁,將我哋放低又拎起

布與瓊

「屌那星!」 「咩事咁躁呀?」 「明明嗰條八婆就快得手,竟然殺出個程咬金,被個巴士佬媾咗!」 「你都係諗住𡁻完鬆架喇,做咩咁嬲?」 「呢啖氣吞唔落嘛!」 拍踏。 我就咁被踢到飛起,越過鐵欄杆,噗通一聲從碼頭跌入海水裡。 於是我開始飄流,同各式各樣嘅垃圾隨住海浪上下浮沉。雖然非常臭,但比起被遺失後嘅生活好好多。 記得嗰時無事發生,淨係被日曬雨淋已經係最好嘅事。只不過每日總會被人有心無意踩兩下,或者被當波踢一段路。有時野狗行過見到我,就會當我玩具叼起嚟又咬又扯。本來整齊嘅衣服,好快變得破破爛爛,遮蓋唔到我嘅身體。被野狗玩咗幾次後,最後一塊布離我而去,開始赤裸於人前。 然後有一個夜晚,喺一張鐵長凳下嘅一個角落嘅我,被一個男人執起咗。暗黃街燈映照一身亮麗嘅西裝。佢唔嫌污糟,左手揸實我身體,喺佢眼前來來回回仔細咁望。然後,佢大姆指開始喺我嘅肚皮打轉,同時猛啱轉頭左望右望。佢好似確定咗啲嘢後,左手姆指往上向我乳頭係咁捽;右手拉開褲鏈,掏出佢嘅陰莖係咁擢。無耐佢打咗冷震,將陰莖移向我,一堆白液射落我臉同手上。佢滿足地收起佢性器,左手依然揸住我,右手攞咗包煙,推開盒蓋叼咗支煙出嚟。 男人攞出火機點著支煙,吸咗幾口,眼定定咁望住我。半支煙後,佢獰猙而猥瑣咁笑,用煙頭係咁焫落我身同大脾上。佢好開心咁笑咗一聲,再將煙頭焫落我兩邊乳頭同兩腿之間。男人見到自己嘅藝術品後更加興奮,扯住氣咁笑咗好耐,我望住一顆紅點愈嚟愈近,然後佢瘋狂痴態嘅臉孔係我最後見到嘅嘢。 每夜夢魘,都係嗰晚嘅情景;夜闌人來,總怕發生同樣事情。好想一了百了,但我喺自然環境下近乎不死,能殺死我嘅人為方法亦唔多,況且無人會忽發慈悲去做呢件事。 我預視我嘅終局,就係永永遠遠喺堆填區每晚重覆呢個惡夢,一如西西弗斯無盡地推舊石頭上山。 浮沉咗十幾日,以為好快會有海義工將我同其他垃圾執起送我去堆填,但佢哋一直都無出現。相反,近日漁船出海嘅數量多過平時好多。 本來唔多關我事,但今日有艘漁船殘餘嘅魚絲勾起我嘅左臂,帶咗我出比較水深嘅海灣。碼頭邊嘅垃圾離我愈嚟愈遠,空氣愈嚟愈清新,我唔奢望佢可以消除我嘅痛苦,但佢俾到我有如吸毒後嘅一絲抽離。 漁船開到咁上下,慢慢減速,喺某個區域不斷打轉。船上嘅人開始興奮吵鬧。 「見到喇!見到喇!」 「佢個口好大!一定吞到好多嘢!」 「相信以後都無機會喺呢度睇到。」 忽然,漁船一個急轉彎,勾住我嘅魚絲甩咗。

品紅豆

思友於德尼思化 discord 提起《紅豆》,憶起舊日詩作《品紅豆》,遂將平仄修好再次分享。 《品紅豆》 男演譯騷靈, 女主唱悲悽; 兩韻一詞義, 然非意境同。 起於二零一一年八月; 修於二零二三年八月。

安非他命

我眼定定好緊張咁睇住沛玲食完最後一口芒果慕絲蛋糕,然後見佢嘴角一彎露出一個反射式無花假嘅微笑說:「呢度啲嘢幾好食喎,又唔算貴;你揀餐廳揀得唔錯。」我先至放低心頭大石。 「我都係第一次嚟,見食評唔錯所以想試下。」 「上次你帶我去嗰間都唔錯。」甜品叉挑起碟上剩低嘅一點嘅慕絲,送入沛玲口中。 「多 …… 多謝 …… 」我被佢讚到有啲唔好意思。 「我失陪一陣先,好快返嚟。」佢離開座位往廁所走去。 望住佢背影,我諗起個幾月前一位識咗幾耐網友喺社交媒體話搞個網聚。 我見識咗佢一排,於是決定試下參加呢啲聚會。當日男多女少,幾乎每個男性盡量表現自己去得到在場女性垂青。不擅辭令嘅我講咗幾句,引唔起所有人嘅注意,只能喺角落靜靜食嘢。 我已經預咗有咁嘅情況,喺背囊攞出事先準備、圖書館借嘅詞鈔嚟睇。揭咗幾頁,一個女仔行過嚟問我睇緊咩。我話近代作家詞作。佢就接住問我係咪好鍾意文學。我答佢因為近來喺網上見到一個叫德尼思化嘅網上雜誌,對文藝哲開始有少少興趣,所以睇多咗。然後佢好興奮咁話自己都有睇開德尼思化,就開始同我傾個網誌嘅話題。 「我叫沛玲,呢個係我嘅帳戶。」當我問佢可唔可以互加好友時,佢咁樣答我。喺網上傾咗一陣後,我就鼓起勇氣約佢出嚟睇畫展,出奇地佢又應承咗而且無放我飛機。 今次已經係第二次單獨見面,我係度諗點解佢仲會應約嘅時候,佢已返到嚟座位旁邊。 「我已經埋咗單喇。」 「下?!」我嚇到企咗起身,凳都差啲瞓低。急忙中搵個銀包出嚟,扲咗三百蚊俾佢。 「你跌咗嘢;」沛玲執起枱上裝住幾粒橙色綠色藥丸嘅透明藥袋,「你呢排病緊?」 我心慌咗一下,手震到連三張一百蚊紙都揸唔住,索性快手攞返沛玲手中嘅藥丸。 「呢排有少少頭痛,所以袋定啲止痛丸。」 「好少止痛藥五顏六色喎。」 「不如你收好啲錢先?」我岔開話題,袋好藥丸,執翻喺地下嘅三百蚊遞咗俾佢。 沛玲一手擋住話:「上次你請咗我,今次我俾啦。」 「唔好意思要女仔俾錢嘅 …… 」 「唔通你主張男性沙文主義?」沛玲半笑帶諷咁講。 「當然唔係 …… 」 「咁就得喇,你諗去邊度食都辛苦嘛。」 「咁下次我俾?一人一次咁樣好唔好?」 「都可以,只要你唔好見我請就搵平嘢就得。」 我應承佢之後,大家笑笑講再見就各自各離開餐廳。返到屋企放低晒嘢,除衫沖完涼後,一出嚟就見到阿菲

№ 2

【Poem】№ 2 In memory of one of the greatest probe launched by NASA on 20 August 1977. Forty-one years, Travelling in a world full of strings, but I am no puppet. Alone in the endless emptiness, but I have a mission. I have met Zeus and his lovers, seen the best ring from God, read Shakespeare’s plays, and swum with water deities. Not a wanderer, Not a dreamer, I am a voyager forever discovering.

放課後的和菓子

確實嘅時間已經唔太記得,我諗應該喺小學尾、中學頭嘅階段。我哋四個人放學後一如以往相約於學校門口,聊聊當日返學嘅趣事或不如意,一齊穿過商店街、走過公園,最後嚟到十字路口前各自分道回家。 好多時為食嘅椿美會喺商店街嘅某個小食攤買嘢食。一盒三件唔同餡料嘅大福、一塊剛烤好嘅鯛魚燒,或是一碗新鮮嘅雜果刨冰,總之佢唔會兩手空空行入公園。好多時我哋見到佢食得津津有味,就會忍唔住陪佢一齊食。 「你每次都食呢啲小食,唔怕食唔到晚飯咩?」拓郎問佢。 「想食就食嘛,晚飯食少啲囉。」椿美答完後,舔舔嘴角嘅紅豆。 「我都想好似你咁,可惜阿媽話正餐先有營養,每次都要我食晒啲菜呀、飯呀。」拓郎撕開包裝紙,將有平糖放入口,「點解你次次都食章魚燒?邊行邊食嗰時啲燒汁好易滴落件衫,又唔容易食。」 拓郎問完,里子嘅校服立刻多咗一點污跡。 「鍾 …… 鍾意食 …… 無辦 …… 辦法 …… 」燙口嘅章魚燒令里子講嘢斷斷續續。 「話時話,次次我都要多謝焰君;」手中嘅今川燒消失後,椿美將肩膊挨近我,「每次我哋想食咩,你都會知點樣去、邊度最好食或者有新嘢試。」 「只係平時有留意街邊嘅宣傳。」 「平時有留意,定專登留意呀?」吞咗章魚燒嘅里子,講嘢立刻話中有意。 椿美瞇起雙眼,湊過臉來,一股今川燒嘅餘香撲鼻而來。 「咪 … … 咪亂講 … … 」我立刻橫跳一步,「我見到大家開心滿足,自己都高興之嘛 … … 」 三人見到我嘅窘態,唔係哈哈大笑就係偷偷竊笑。 「再唔行快啲,就唔夠時間喺晚飯前做完啲功課。」我急步向前,走出呢個尷尬嘅場面。 佢哋一邊笑,一邊跟住我走入公園。經過大門後嘅花圃、中央歐陸式嘅噴水池,我哋行到公園後山嘅鳥居前。 公園一部分沿山而建,鳥居就係上山道路嘅開始。聞說山上有荒廢嘅神社,雖然我哋經過無數次,但從未上過去一次。 當我哋快要離開鳥居,一陣微弱、陌生但舒服嘅清幽香味從鳥居後飄來。我本來無意理會,但椿美叫住我哋。 「好香!」椿美興奮大叫,「不如上去睇下!」 「係幾香嘅 …… 但我哋又唔知上面有乜,而且上去落返嚟可能趕唔到晚飯 …… 」拓郎聽落有啲心動,但唔太敢上去。 「呢條路我哋唔熟,加上太陽就嚟落山,不如下次先。」我附和拓郎話。 「條山路又長又斜,但想上去嘅話就唔應該怕辛苦。」里子探頭往鳥居後嘅山路望去。 「咪係囉!

憶秦娥三首

四月中德尼思化 Discord 村上迷黑對戰前夕煽風而作。   《憶秦娥.層層霧》 層層霧,鶯時新月猶不見。 猶不見,急風慌草,亂沙驚蟄。 正反兩派不相讓,初三約定雌雄決。 雌雄決,屍橫遍野,血如潮湧。 四月尾為德尼思化創作會投稿而作嘅兩首憶秦娥。  《憶秦娥.天藍藍》 天藍藍,欲尋黃鶴今何處。 今何處,翼蹤早逝,只留雲絮。 別時壯志為童話,杳無音訊春秋過。 春秋過,桃花凋謝,四壁依舊。   《憶秦娥.紛紛雪》 紛紛雪,望天銀翼長呼嘯。 長呼嘯,驚天動地,恐人心智。 昨年關外雷聲響,今時城內蹄不斷。 蹄不斷,妄言童話,只求齊整。

夢見張國榮(隨筆記夢一則)

午睡。  夢見張國榮。  好驚訝會夢到佢。  畢竟同佢年代相隔。  既然不由自主咁夢到,  就落筆記落嚟。  夢裡佢喺街中突擊表演,  喺我同細妹面前唱歌。  「醉……醉生夢死傾瀉……」  未聽過嘅歌,唔似係佢嘅歌,或者任何人嘅歌。  雖如此,依然聽得如痴如醉。  隨住歌韻,舉手投足,更令人著迷。  演畢,佢從車尾箱攞出禮物送俾我哋。  我接過後,喺佢正要走時,問咗一句:  「喺我嘅世界,你已經死咗;  我可唔可以用手機影低留念?」  佢笑一笑,點點頭。  我緊張得手足無措, 要細妹遞部手機俾我。  佢望住我舉起嘅手機,  雙手與身體隨風搖擺,  臉上掛住不羈嘅笑容。  我不斷拍照同錄像。  喺我放低手機時,  我醒了,佢消失了。  急忙掃入床邊手機相簿內,  不見一絲影蹤。

或去或留的嫖客.二

 易拎掹出下體內嘅避孕套,打咗個結,將佢揼咗入浴室嘅垃圾筒。 「你仲唔著衫?」佢套返佢件大碼T恤,見我仲坐咗喺床邊,好奇咁問,「係咪想加鐘?」 「唔 …… 唔係 …… 」我拿拿淋攞起凳上嘅恤衫著返。扣緊鈕時,我諗起頭先嘅錯覺,於是問:「想問你剛才我哋做嘅時候,我有無咩奇怪?」 「奇怪?」佢一邊伸手入衫內清潔大腿內側,一邊答我。 「無?」我尷尬地擰轉臉,「我以為我一邊做一邊叫住一個女仔名 …… 」 「係呀,你有叫呀。」易拎依然無望我,專心保養佢賺錢嘅工具。 「吓?咁樣唔奇怪咩?」 「大把客都係咁喇!」易拎好似有些少恥笑我嘅無知,「嗌前女友名、嗌女明星名、嗌咸片女優名都聽過。」 「原來係咁 …… 」 「不過你有啲唔同。」 「點唔同?」 「好多人嗌名,俾我感覺佢係有意識知道自己叫緊雞;」易拎坐咗喺床頭講,「而你俾我覺得,你真係好似同緊『芯瑩』做緊愛一樣。」 聽到佢講「芯瑩」兩個字,忽然諗起海旁嘅對話,我不自覺低頭。 「多口講句,我好肯定你仲好鍾意個女仔,但既然分咗手就唔好勉強,搵個第二個喇。」 「想分手嗰個係我。」 「竟然?」易拎對自己嘅誤判有啲驚訝。 「但你無講錯,我真係仲好鍾意佢。」 「既然仲好鍾意佢,點解要分手?」 我將同芯瑩嘅故事,從頭由兩小無猜開始、到知道大家嘅距離、然後堅持喺埋一齊,到最後剛才海旁嘅對話,原原本本講晒被呢個只係相識一個鐘嘅女仔聽。 易拎聽完後沉思咗一陣,然後語重深長咁講:「同佢去英國喇。」 「但係 …… 」 「你已經超晒時,再講加你錢。」 我望一望鐘,原來已經喺度差唔多兩個鐘。 「唔好意思 …… 」我喺銀包攞晒入面嗰兩千蚊俾佢,「我得咁多。」 「到咗英國閒時寄啲手信同明信片過嚟當補數就得。」易拎接過兩千蚊。 「好 …… 好 …… 」 我行出咗門口,易拎將門牌轉返做「營業中」,臨閂門前講咗句「一路順風」。 連一個妓女都咁講,或者我應該同芯瑩離開呢度。 返到自己租嘅百幾呎嘅納米單位,一個連轉身都難嘅屋企,點會俾到芯瑩幸福?但係,如果真係過去英國,就算做啲洗碗執貨嘅下欄工,都唔會住得咁差,夜晚唔會有廣告射燈餘光,空氣又會好啲,可能心情都舒服啲,胸襟都廣闊啲。 爬到上格床瞓喺度,整晚精神同肉體嘅操勞立刻湧上嚟,我好快就瞓著咗。 一覺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