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之間

「還錢呀冚家鏟!」 後面兩個手揸壘球棍嘅中年紋身漢,一邊追住我,一邊大叫。 佢哋追咗我幾條街,終於體力跟唔上,同我距離愈嚟愈遠。喺佢哋未轉入街口前,我見到不遠嘅唐樓大閘打開。一個睇嚟似係住客嘅中年男人走咗出嚟,無回頭就沿住行人道走去。我趁鐵閘未完全閂埋,快步踏出伸手抓住鐵手把,將鐵閘喺完全閂埋前重新打開,側身攝咗入唐樓。 我匿喺鐵閘後嘅死角,靜靜咁等佢哋。果然無耐佢哋喘晒氣咁喺鐵閘前跑過,我先開始鬆一口氣。之但係,呢度唔係一個安全嘅地方。萬一佢哋返轉頭,喺另一邊望入嚟,一定會見到我;就算佢哋唔返轉頭,住客喺上面落嚟見到我,一定會懷疑,到時唔係趕我出去就係報警,同樣麻煩。 於是,我決定行上天台,至少避多一兩個鐘先出返去。 我行過一排鏽啡多過青綠嘅鐵信箱、一束束積滿灰塵準備引發至少三級火警嘅電線,再上幾級樓梯,就見到一個已經禿頂、剩低兩邊稀毛嘅發福男人行落嚟。本來低頭睇手機嘅佢,聽到我嘅腳步聲,緩緩抬起頭望向我。 「你好生面口,去幾樓架?」 「我搵七樓姓黃嘅。」我用剛才喺信箱擸眼睇到嘅信,若無其事咁講咗個大話。 「哦……近排好多人入嚟呢區,話乜乜文化深度遊,湧入嚟要上天台影相,嘈住晒又整污糟啲地方,所以多口問句。」 「唔緊要,明嘅明嘅。」 「連基本常識都無,搞乜鬼文化深度遊。」佢自言自怨喺我身邊行過。 當佢從我視線離開,我放低掛起臉上嘅微笑,行上一條鋪上碧綠紙皮石嘅螺旋樓梯。一邊行上天台,腦內記起阿爸不時播一首叫《通往天堂的階梯》嘅英文舊歌,情景會唔會就好似我依家咁? 我嘗試記起首歌嘅旋律,可惜記唔起任何一句歌詞、一個音符。好想問阿爸呢首歌係點,但我無提早止蝕離場、仲以為翻到身借咗街數搏一鋪,結果阿爸間舖被人淋咗紅油,門口貼晒街招,依家我已經無面返屋企,更唔駛講靜靜坐低同佢聽歌講音樂。 腳步隨住樓梯螺旋向上,我心情反而愈嚟愈低落。牆上嘅樓層黑色數字,前面好似有個其他人睇唔到負數符號一樣。 行到天台門前,嘗試輕輕一拉,無上鎖,我就入咗去。第一眼就係棗紅色石磚地板,而上面有一張短腳咖啡檯及幾個正方坐墊。家具後面排咗一列木架,倚住矮牆喺左上角轉彎伸延到門嘅左邊。架上面放滿打理嘅盆裁,及一啲新世紀靈性擺設。應該係某幾個住客打造嘅偷閒站,微弱嘅蠟燭香味甚至可以令我想像到佢哋夜晚冥想嘅情景。 行出門轉右有一個小型電燒烤爐、一張圓型白色戶外用膠檯,同一棟疊起嘅同款白色戶外用膠凳。作為

之間

「還錢呀冚家鏟!」


後面兩個手揸壘球棍嘅中年紋身漢,一邊追住我,一邊大叫。

佢哋追咗我幾條街,終於體力跟唔上,同我距離愈嚟愈遠。喺佢哋未轉入街口前,我見到不遠嘅唐樓大閘打開。一個睇嚟似係住客嘅中年男人走咗出嚟,無回頭就沿住行人道走去。我趁鐵閘未完全閂埋,快步踏出伸手抓住鐵手把,將鐵閘喺完全閂埋前重新打開,側身攝咗入唐樓。

我匿喺鐵閘後嘅死角,靜靜咁等佢哋。果然無耐佢哋喘晒氣咁喺鐵閘前跑過,我先開始鬆一口氣。之但係,呢度唔係一個安全嘅地方。萬一佢哋返轉頭,喺另一邊望入嚟,一定會見到我;就算佢哋唔返轉頭,住客喺上面落嚟見到我,一定會懷疑,到時唔係趕我出去就係報警,同樣麻煩。

於是,我決定行上天台,至少避多一兩個鐘先出返去。

我行過一排鏽啡多過青綠嘅鐵信箱、一束束積滿灰塵準備引發至少三級火警嘅電線,再上幾級樓梯,就見到一個已經禿頂、剩低兩邊稀毛嘅發福男人行落嚟。本來低頭睇手機嘅佢,聽到我嘅腳步聲,緩緩抬起頭望向我。

「你好生面口,去幾樓架?」

「我搵七樓姓黃嘅。」我用剛才喺信箱擸眼睇到嘅信,若無其事咁講咗個大話。

「哦……近排好多人入嚟呢區,話乜乜文化深度遊,湧入嚟要上天台影相,嘈住晒又整污糟啲地方,所以多口問句。」

「唔緊要,明嘅明嘅。」

「連基本常識都無,搞乜鬼文化深度遊。」佢自言自怨喺我身邊行過。

當佢從我視線離開,我放低掛起臉上嘅微笑,行上一條鋪上碧綠紙皮石嘅螺旋樓梯。一邊行上天台,腦內記起阿爸不時播一首叫《通往天堂的階梯》嘅英文舊歌,情景會唔會就好似我依家咁?

我嘗試記起首歌嘅旋律,可惜記唔起任何一句歌詞、一個音符。好想問阿爸呢首歌係點,但我無提早止蝕離場、仲以為翻到身借咗街數搏一鋪,結果阿爸間舖被人淋咗紅油,門口貼晒街招,依家我已經無面返屋企,更唔駛講靜靜坐低同佢聽歌講音樂。

腳步隨住樓梯螺旋向上,我心情反而愈嚟愈低落。牆上嘅樓層黑色數字,前面好似有個其他人睇唔到負數符號一樣。

行到天台門前,嘗試輕輕一拉,無上鎖,我就入咗去。第一眼就係棗紅色石磚地板,而上面有一張短腳咖啡檯及幾個正方坐墊。家具後面排咗一列木架,倚住矮牆喺左上角轉彎伸延到門嘅左邊。架上面放滿打理嘅盆裁,及一啲新世紀靈性擺設。應該係某幾個住客打造嘅偷閒站,微弱嘅蠟燭香味甚至可以令我想像到佢哋夜晚冥想嘅情景。

行出門轉右有一個小型電燒烤爐、一張圓型白色戶外用膠檯,同一棟疊起嘅同款白色戶外用膠凳。作為舊式唐樓天台,即使係搞飲食嘅地方,都打理得乾乾淨淨、井井有條,可以話絕無僅有,難怪剛才嘅男人會咁緊張。

天台睇落以直角閂括號(】)為形,於是喺燒烤場直望,就見到天台嘅右下角,再行多少少就到樓梯門房嘅後面——天台嘅左下角,呢度最隱蔽嘅地方,亦係最啱我匿埋嘅地方。

不過我未行到嗰度,已經隱約聽到一啲雜聲;係零碎嘅腳步聲同快門開關聲。正當我轉頭望向左下角時,見到一個女仔坐喺矮牆上。佢右手擺出唔同手勢,配合臉上唔同表情,左手不斷撳住手機相機快門自拍。

我唔想打擾佢,只係靜靜咁睇。

女仔影咗唔少相後,專注地喺手機上掃滑。無耐兩隻姆指喺兩邊高速移動,似係打緊字。然後,佢轉個身,背向天台,雙腳喺八樓嘅空氣中懸空。

乍見淑女將墮於巷,皆有怵惕惻隱之心;我下意識大叫:「小姐!咩事都好,唔好跳落去!」

女仔嚇咗一驚,轉頭望向我大叫:「你喺邊個?唔好埋嚟!」

「我……我只係咁啱探完朋友,好奇天台係咩樣所以上嚟望下。」

「你望完啦!可以落返去!唔好理我!」

「小姐……你咁危險,點可以唔理你?不如落返嚟先?」

「我唔落!」

「不如我幫你打俾朋友或家人,叫佢哋幫你?」

「佢哋唔會再理我……」女仔忽然大聲喊,「你睇你呢個人……頭先又話唔可以唔理我,咁快就想將我拋俾其他人……既然我無人無物,不如死咗算……」

我諗到自己,我何嘗又唔係無人無物?不如死咗算?

「你仲企喺度做咩?走啦!」

「我想留低陪你。」

女仔聽完後,一副估唔到嘅表情,反應唔切咁答:「咁……咁你坐落嚟……坐喺……我旁邊……」

我無諗太多,踏出第一步行過去,但我唔想刺激佢,所以行得好慢,並喺大家伸手都掂唔到嘅距離就停低。

「你… …你又話陪我?坐過嚟啦… …」佢戰戰兢兢咁挑釁我。

「只要你唔介意,同應承唔跳落去嘅話,我就過嚟陪你坐。」

佢望住我無出聲,我就話:「你唔出聲就當你應承咗。」

於是我行到佢身邊,坐喺矮牆上,一轉個身就同佢並肩而坐。抬頭見天空滿滿白雲,每一朵都炫耀自己嘅自由,誘導我變成天使飛翔;低頭卻見無人打理嘅後巷,地心吸力同污水惡臭有如觸手般拉我入地獄。

我雙手反射地抓實矮牆,卻不經意碰到佢抖震嘅手指。

「震得咁厲害,不如陪你落返天台先?」

「你話過要陪我。」佢忽然勾住我手臂講。

有我做依靠嘅佢好似無咁驚,身體無震得咁犀利,於是大膽問佢:「點解會想跳樓?」

女仔躊躇咗一陣,無開到口。

「我只係覺得你講出咗嚟,可能會舒服啲。」

「失戀。」佢講得好細聲,但我都係聽到。

我心裡苦笑一下,心諗失戀之嘛,比起爭人一身街數,小事啦… …

「你係咪笑緊我?」女仔鬆開勾住我嘅手臂。

「知唔知以前啲人想講心事會點做?」

「無端端做咩咁問?」

「阿爸話以前機場喺嗰度;」我指向遠處嘅一堆豪宅,「嗰時飛機起飛降落時都會經過呢區嘅天台。飛機飛過嗰刻個引擎聲會好嘈,嘈到乜嘢都聽唔到。佢哋嗰代人就會喺到大叫,將自己唔開心嘅嘢嗌晒出嚟,心情就會好啲,自自然就唔會想做傻事。」

「我先唔信呢啲嘢。」

「或者只係我哋未試過。」

「機場拆咗廿幾年,點會再有飛機經過?」

我喺衫袋入面攞出對藍芽抗嘈入耳式耳機,俾咗一隻佢放入耳,自己戴上另一隻,掃開手機,上網搵到當年喺呢區嘅現場錄音,校大聲播出嚟聽。

鐵翼劃破空氣嘅長嘯、引擎螺旋嘅低號、街道零碎嘅路人談話、馬路上汽車嘅響按,時間就好似返到九十年代。我見到唔同嘅飛機喺我頭頂飛過,白身綠尾、藍身白尾、灰身藍尾……數唔清嘅飛機,上上落落,升升降降,奏出一段交響樂曲。

我又諗起阿爸;佢叫我唔好俾勝利沖昏頭腦、唔好愈玩愈大,應該用賺返嚟嘅錢買層樓收租。當時我笑佢保守,難怪佢只係得間舖仔賣海味。

喺我記返起嗰啲加密幣冧到得返十分一嘅時候,個女仔忽然大嗌。

「呀呀呀!徐沁豪你去仆街啦!」嗌完後佢一臉眼淚鼻涕,用衫袖抹咗好耐先抹完,講咗「多謝你」就轉身行返落天台。

得返自己一個人坐喺牆上,先醒起自己其實俾人追緊數,唔知嗰兩個紋身佬會唔會聽到,發現我喺度。我再望落八樓下面嘅後巷,一剎那覺得咩嘢都無所謂;佢哋追唔追上嚟,我都無地方可以去。呢度係唯一嘅出口。

至少喺我吸最後一口氣前,誤打誤撞勸咗女仔落返天台,算做咗件好事。

正當身體準備向前傾時,有人喺後面拉住我手臂。

「飛機同人生一樣有上有落,唔好再坐喺度嘞……不如陪我一齊行返落樓先啦?」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假如今天要自殺

假如今天要自殺,你會選擇用甚麼方法? 自殺的方法琳琅滿目,要選擇一種適合自己而成功率高的方法說易不易,說難不難。一枝筆,一盆水,足夠你把看起來堅強的生命結束;相反,有時一輛載著數噸貨物的十八輪貨車以高速撞過來,你才知道生命不是你所想的脆弱。 所以,要怎樣死也是一門學問。 有看過《完全自殺手冊》的讀者,相信不用再看此文,因為我也是參考該書而寫出的。 話在前頭,我並非想鼓勵別人去自殺,只是自己心情低落而想到寫這些東西。 畢竟,自殺在精神病學等同心搏停頓。 話入正題,自殺前,你有否想過用那種方法呢? 根據香港賽馬會的防止自殺中心所指,二零零二時最受歡迎的自殺方法是跳樓,佔了四十三點三百分比。其實在往年,跳樓是半數自殺者所採用的自殺方法。這個不難明白,香港地少,房屋多是高樓大廈,舊式房宇更加是開放式,只要跨過那大約一米多的圍欄,便可以傲翔天際,繼而與世長辭。可是,近年公屋居屋都採用了密封式設計,加上屋內的窗花,能跳下去的地方相信除了晾衣服的露台外,沒有甚麼地方可以能讓人穿過身體,融入廣闊的空間去。雖然如此,跳樓依然是一個佔盡地利的自殺方法,比起外國那些平房,即使從屋頂跳下去也可能只是擦破手腳來得痛快來得好。 剛才已說過,跳樓能在香港自殺界獨當一面,原因香港有太多太多高樓大廈。你根本不用準備甚麼便可以輕輕鬆鬆表現你在空中獨有而優美的舞姿。想要轟動,多準備一個小鐵鎚,跑上你喜歡而著名的高樓大廈高層,敲破其中一扇窗,從那裡跳下去便行。其實,在香港跳樓方便之餘,完成率亦高。香港貴為混凝土森林,無處不硬,不論你身體何處撞上去,只要有足夠高度,沒有理由不造成致命的傷害。 除了地利這優點外,不為人知的是原來跳樓死是不會痛的。根據《完全自殺手冊》內的跳樓生還者所說,跳下去是舒服的,著地是一點痛楚也沒有。原因雖然不明,但能推測到的。個人推測,感到舒服是因為體內的多巴胺做的好事。多巴胺(dopamine)是體內自然生產的神經傳遞素,是一種能給予人體快感的荷爾蒙。當你跳了下去,飛翔天際時,腦袋為了獎勵你這「正確的選擇」,分泌出多巴胺,使你有如在空中吸著可卡因一樣,身子漸漸的輕,輕得像飄在空氣中一樣。沒有痛楚的原因,個人推測會是,著地的一剎,痛神經的死亡比痛楚的傳遞還要快,沒有了傳送的管道,自然不會感到痛楚。當然,我並不是一個科學家,甚至醫生,真真假假有待讀者自己去研究,再告訴本

服部控與九連環

「陰唇穿環係咪就係臭雞?係咪就要被人標籤公廁?」 今朝一上討論區見到呢個標題,都咪話唔大吃一驚;直頭唔使用直覺,用個屎忽諗都知肯定大把花生食。 果然一撳入去,唔係「梗係臭雞」,就「梗係公廁」;當然唔少得「無圖無真相」,同「出嚟打番友誼波先講」。 本來我都想回一句「肉便器」,但係一諗到有咩理由穿耳環就俾人話靚話正,但穿乳環陰環就要被人話臭雞公廁肉便器?況且除咗某個甘願為佢張開雙腿嘅幸運兒外,仲會有邊個睇到? 再者,只要自己覺得靚,又唔係過份傷害到身體,或對其他人造成麻煩,其實我又覺得無乜所謂。 於是,喺私人信息覆咗佢一段話。 「你好,九連環,我喺討論區見到你講穿環嗰個討論。講真一睇嗰時,我都同眾多花生友嘅感覺一樣:要圖喇、公廁喇……(呢度講句對唔住先)。之但係諗深一層,你穿環應該因為自己覺得靚先穿,咁樣作為外人無資格講咩嘢,實在唔需要理會所有網友對你嘅標籤。況且穿環同係咪公廁無直接關係,你唔應該將兩者連埋一齊講,搞到自己唔開心。俾啲信心自己,覺得自己唔係就根本唔需要問。最後想講講,見到啲人穿完耳後撐大個窿搞到耳珠爛開,希望你睇住自己身體。」 然之後,撳咗「輸入」掣就送咗個私訊出去。 正想轉睇其他嘢時,有人傳咗個私人訊息俾我。 「唔……唔通係佢……?」 送出私訊時唔驚,反而依家開佢回覆時我竟然手震…… 「應該唔會破口大罵啩……」 撳入去睇佢寫咩先喇,有乜好驚? 「你講得好啱,我的確唔需要理會人哋點諗,自己嘅事自己應該最清楚。多謝哂,我舒服咗好多。」 都話無嘢喇,自己嚇自己。 「唔使客氣喇,你舒服就好。」我覆咗一句。 然後又有一條訊息。 「讀完你個訊息後,我有種親切嘅感覺;你好似係同類人咁,同我一樣有一個難以開口嘅秘密,甚至癖好,一個另類或特殊嘅癖好。」 呢一刻,我全身感到黎克特制九點九級地震,震央係我個心,震到電腦上嘅滑鼠指標不斷左右遊動。 呢個就係女人嘅第六感?定係我不自覺反映咗自己嘅感受? 於是,我轉頭往身後望一望,視線停喺一個特意加咗鎖嘅企身櫃。世界上,每個男人都有一個收集嘅慾望:郵票、模型、玩具等等;而呢個櫃就有我由大學開始儲嘅珍藏。 目光穿過唔透光嘅木門,我可以見到一套套整齊熨平嘅服裝。 無錯……我有戀服癖…… 企身櫃裡嘅服裝有校服、啦啦隊制服、法式女僕服,同護士服。除咗女僕服,其他全部都係有哂出處,例如某某學校、某隊啦啦隊或某間醫院。 所有服裝全部一式兩套,

文字宙的誕生

本來想借黛玉葬花嘅故事,叫呢度做「文字塚」;但係,細想之下,花會淍會謝,字唔會。或曰花能作春泥,然文字亦同。況且每一文一字,我都如栽花一樣,落過心機去諗去寫,無需因為題材另類少人睇而憂傷。 再者文字就似能量,係不滅。承上,花被消化後能夠成為養份,文字被消化後能啟發後人。唔係話我啲文有咁高能力(尤其題材比較露骨嗰批),但當聽我發噏,可能有得著。 玆因自身對天文有興趣,寫文有如創造自己嘅宇宙一般,乃取名為「宙」,希望讀者能感受字行間嘅美麗與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