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健身室的對倒(Tête-bêche dans la gymnase)

「嘟!」「嚓!」 一入健身室已經聽到跑步機滾輪「轟隆轟隆」轉動。今日星期三,依家係午飯時間,呢度係私人會所內嘅健身室,綜合嚟講應該無乜人會嚟做運動,我實在好奇會有咩人好似我咁無聊。 行入少少,見到一個將黑色長髮夾起,著住黑色緊身運動衣,配上黑色瑜伽褲嘅女仔跑緊步。緊身嘅衣服唔止令佢嘅運動內衣現形,亦將佢結實嘅曲線描繪出嚟。 我提醒自己唔好將目光停留,免得被睇成無禮貌、或者女性主義者掛喺口邊嘅男性凝視、甚至視姦。既然平時用嚟熱身嘅跑步機已經有人用緊,我就靜靜地行去踩單車機度。 不過,我都係忍唔住好奇心,轉身時偷望佢咗一眼。 白皙豔紅或許化妝嘅原故;瑞鳳眼上整齊嘅眉毛看似畫過;然而有幾多女性會喺健身前化妝? 目光離開嘅一剎,彼此嘅眼角好似互相接觸到。 我裝作平常,騎上單車機,踩起踏板開始運動。望住電子熒幕上嘅虛擬風景,腦內卻諗住剛才一剎眼神接觸。咁短嘅時間,佢應該為意唔到?就算為意到,都應該唔會亂諗嘢啩?但係依家女性主義聲勢浩大,佢會唔會就因為呢一剎,喺網上開始留言責罵我?咁佢會唔會已經影低咗我,腦內已經準備好千字文,一返到屋企就滔滔不絕咁敲起鍵盤? 忽然聽到跑步機狂吼,我反射地望過去。激烈轉動嘅滾帶、地震般搖晃嘅熒幕,急促而用力嘅步伐,掛喺旁邊嘅運動上衣,只係著住運動胸圍嘅佢。 女性主義為咗隻貓殺死我嘅好奇心,於是我結束熱身,走去一部見唔到佢嘅機器做胸肌訓練。我將重量校到四十公斤,一個平時我推嘅重量,但推咗幾下,我竟然感到非常吃力。 係熱身不足嘅關係?我休息幾秒再推多下,依然比平時吃力。我試著集中精神,但跑步機嘅狂號不停鑽開腦袋,開咗個大窿俾佢跑咗入嚟。 你唔係喺跑步機跑緊咩?點解會跑咗入嚟?你繼續跑啦,做咩喺我腦入面原地跑?你再唔走,我就… …我就… … 然後跑步機嘅聲音停咗,佢喺我未做出任何行動前,從我腦袋逃跑掉。我亦趁機集中精神用力推咗一下,先發覺滿身香汗,以運動上衣遮胸嘅佢係我前面行過,離開咗健身房。 本來想再推多一下,但佢嘅汗珠被燈光蒸發,喺眼前凝聚成霧,無法繼續集中鍛練之餘,其實所有嘅體力已經喺胡思亂想時用盡。 「睇嚟今日都係無態… …去隔籬焗埋個桑拿就走啦… …」 「嘟!」「嚓!」 ※ 「嘟!」「嚓!」 呢個時候竟然有人入嚟健身?我已經揀個無乜人嘅時間,費事被人有心或無意咁望過嚟。算嘞……唔好理邊個,我自己專心跑步就得。 之不過,望一眼都無所謂啩?至少知

黑衣白光綠影刀,酒過飯後始南下

回到客棧,廚子立刻到廚房準備飯菜,掌櫃亦走進酒窖挑選好酒,那喀和小璦就隨著小二到浴間裡去。

浴間分為兩部分。靠近門口有一個爐灶,地上放滿盛水的瓦缸。繞過屏風後面,就有一張矮木凳、一個小木桶和一個大木盤。

小二提起了盛滿水的大瓦壺,把水倒進爐上的鐵煲內。「噠」「噠」兩聲,磨擦的硝石濺起火星,燒著了爐底的乾草和木柴。

「我去拿些衣服來,水開了就倒進屏風後的盤內,」小二叮囑那喀,「記住要調好水溫啊。」

那喀點點頭,小二便走出浴間並關上門。

在等水燒開的時候,依然勾著那喀左臂的小璦問道:「那哥哥喜歡洗澡嗎?」

「沒有特別喜歡不喜歡… …」那喀想想後說,「北方山脈極少水源,加上吾過的是遊牧生活,很少機會洗澡。」

「是嗎?那哥哥,你知道嗎?雖然西域草原有不少耕地,但水源也不算充裕,爹娘不太常讓我洗澡,所以每次洗澡我也很高興。」

「嗯……」那喀細心地聽著。

「尤其是下雨的時候,我便馬上把所有的桶呀、盤呀,能盛水的都拿到戶外去盛雨水,儲起用來洗澡;只是爹娘常常把我盛好的水拿去種菜。」

此時,有人敲敲浴間的門,那喀過去把門打開一道細縫,看見小二從縫間遞上一些衣服、浴巾和皂角。他接過後,小二低聲說句「慢用」便走開了。

轉頭見鐵煲吐著白煙,那喀把剛才的東面放在屏風下,用爐邊的厚布隔熱,拿起鐵煲把熱水倒進屏風後的大木盤。他記起小二的叮囑,就把一缸水搬到木盤旁,用小木桶逐少逐少把冷水和熱水混和,又不時用手試探溫度。

「這個水溫應該差不多了,」那喀把手的水揮走,「小璦,可以洗了。」

小璦走到屏風後,開始脫起衣服來。那喀立刻臉紅起來,別過頭說:「吾在外頭等你。」

就在那喀走過小璦身邊,她一手拉著他。

「那哥哥不一起洗嗎?」小璦問。

「啞…………吾不太習慣和女孩子洗澡……

「除了爹娘外,我也未嘗過和其他人洗。」

「那……為甚麼我要和你洗?」那喀害羞得來又不明所以。

「你不是說要永遠在我身邊嗎?」小璦說,「況且我已是那哥哥的妻子,媽媽說過妻子服侍丈夫起居飲食。」

那喀感到自己的說話好像回力鏢打在自己身上,心想既然小璦高興,就隨她吧。

「好…………這次和小璦一起洗,下次吾自己洗便可。」

「你不喜歡和我洗嗎?」小璦垂頭說。

「不……當然不是……吾是怕鐵廚子已經燒好菜,不要讓他等太久。

對對對!不要讓乾爹等!」

小璦飛快地把全部衣服脫掉,跳進了木盤內。

「好舒服啊!」小璦哆嗦一下,「多謝那哥哥!」

那喀也脫了衣服,拿著浴巾和皂角,坐在小璦身後的矮木凳上。他看著小璦「噗滋」「噗滋」興奮地玩著木盤內的水,又見到被沙刮得滿是紅痕的背部,心想誰會知道現在滿心高興的她,之前曾經歷過如此悲慘的事情。

心念到此,那喀想起剛才抱她時頭髮濃烈的腥臭味,便拿起小木桶撈些水,「嘩啦」倒在她的頭上。

「嗚呀~」小璦突如其來的冷水嚇了一下。

「呃…………只想幫小璦洗頭髮……

「你說謊!」小璦轉身嗔道,「那哥哥作弄我!」

那喀聽得出小璦的嬌嗔,心念一轉,又撈了一桶水潑在小璦身上。

「好冷啊!」小璦從盤內站起來面向那喀,「你欺負我!」

那喀一副嘻皮笑臉,吐著舌頭做個鬼臉。

「我不依!」小璦彎身把盤中的水潑到那喀身上。

「哈哈哈!舒服舒服!水溫正好!」那喀笑說。

「不公平!拿來!」小璦走出木盤,伸手要過木桶,但那喀快一步把木桶拿在右手上。

「這裡!這裡!」那喀站起來把右臂舉高,六尺多的身高加上臂長,小璦根本拿不到。

可是小璦執意要拿到木桶,裸著身子貼向那喀,拉著他肩膊嚷道:「給我!給我!」

兩大團軟肉不斷在自己的身體上摩娑,轉念間那喀才察覺胯間陽物粗壯如臂。

當他分心找浴巾之際,小璦拉下他的右臂,把小木桶奪過來。那喀趁機坐在矮木凳上,緊緊夾著雙腿,拉過浴巾蓋著陽物。

拿過木桶的小璦立刻盛了一桶水,從頭到腳淋在那喀上。火熱的陽物被冷水沖過後,收斂了不少,那喀也舒了一口氣。

「再來!」小璦又淋了那喀一遍。

「好了,真的要洗了。再不好好洗,鐵廚子真的會罵。」

小璦嘴嘟了一下,走回木盤裡去。那喀拿起皂角,把自己和她的頭髮洗得乾乾淨淨後,便把皂角遞給她,各自把身體洗好。

沖過身、穿好乾淨的衣服、走出浴間,已經看見大廳中央的桌上放好食物。客棧三人正在喝酒談笑。

三人見男女行過來,立刻耳語竊笑。

「乾爹,你們在笑甚麼?」小璦坐下來便問。

「洗得開心嗎?」鐵廚子笑問。

「好開心啊~」小璦興奮地說,「和那哥哥一起洗得好開心!」

「一起洗喲!」小二阿鋒望著那喀吹一下口哨,「廚子呀,我看春天花開,結果之期不遠矣!」

「甚好甚好!」鐵廚子哈哈笑道,「那小璦要吃多一點!」就夾了一大塊碟上不多的魚肉給她。

那喀話聽在耳,臉熱紅得像辣椒一樣。

「廚子,你看!乾女婿未喝先醺!」錢掌櫃指向那喀笑道。

「來!乾女婿!」鐵廚子同樣地夾了一塊魚肉給那喀,「你也吃多點,好等晚上有氣有力!」

三人大笑起來,小璦一頭霧水,但見乾爹笑了,她也笑了。那喀只好羞得低下頭來吃飯。

一頓飽飯後,鐵廚子伸個懶腰,對那喀說:「乾爹要和小璦到池邊散步,好享天倫之樂,你把碗碟洗掉吧。」

「那哥哥不能一起來嗎?」小璦問。

「你明天要跟女婿離開,就不能讓乾爹和你單獨相處一會嗎?」

小璦看看那喀,他點點頭道:「沒關係,你就去吧。」話畢,鐵廚子便拉著她走出客棧。

「我們也出外走走。」錢掌櫃望望小二阿鋒。

「放心,有客人來就說今天不做生意便成。」小二會意,也轉身隨掌櫃去。

剎那間,本來熱熱鬧鬧的客棧,靜得只有黃沙吹過的聲音。

那喀把骯髒的碗碟拿進廚房洗掉後,便提著大刀走到客棧門外。

他右手抓緊大刀舞了幾下,想起十多年來師傅教的一招一式,從頭到尾練了一遍。整套刀法耍過後,他吸了一口,把氣運到全身,提起內勁又開始舞起刀來。

充滿內勁的刀舞起來更快更狠,揚起的沙塵有如暴風,而暴風的中心不時閃出綠光 或橫或豎、或方或圓,或柔或剛、或飄或閃。

本來耍著的刀法,漸漸從有序變無序,配合掌法和腿法,招式開始實虛難分。

「柔如風、剛如山,飄如雪、閃如電。」那喀一邊舞刀,一邊念著師傅的教導。

刀舞得正酣之時,一道白光劃破沙塵正面射來。那喀立刻轉過刀鋒,畫個綠圈把它擋回去。白光死心不息,分成幾道幼而長的光束射向他的右方。

正當綠刀觸及光束,它們竟如白蛇繞過刀鋒,直撲他的面門。那喀一驚,往左翻個筋斗後,踏出兩大步把白光從中斬斷,並衝前往白光盡處的黑衣人橫勢一劈。

這一刀並未砍到任何東面,那喀順著步向前,再劈一刀。此時另一團白光出現,把刀勢卸開。趁著中門大開,白光化成掃帚星,隨刀而上朝他的面門撲去!

誰知那喀沒有退縮,側個身子揮刀過去。黑衣人意料不到,勉強收回白光,「噹」的一聲硬接了這一下。

那喀見他後退幾步,腳步未穩,立刻乘勢追擊。他充分利用刀長和臂長,與黑衣人保持距離,猛烈地揮出綠光。黑衣人苦苦防守,未能找到一絲近身的機會。

白光纏,綠光破;綠光進,白光擋。雙方來來往往,卻未能觸及對方的光源盡處。

二人鬥得難分難解之時, 遠處傳來一聲驚呼:「那哥哥!」

那喀聽到叫聲,一個分心,給黑衣人和白光乘機竄進綠圈之內。刀鋒在遠,白光在近,遠刀不能擋近光。那喀果斷把拿刀的手鬆開,任由大刀脫手,在白光發勁之前,一個箭步跳到對方身前,以最短距離把內勁打在他的胸口上。

黑衣人蹌踉退後數步,痛得以左手揉著胸口。那喀即時俯身撈起地上大刀,由下而上地砍過去。黑衣人欲以白光防禦,卻在急忙間因傷而運氣不順,「鏘」的一聲被打得飛到老遠。

正當那喀順勢把刀劈下去時,一聲吼叫從近處傳來。

「停手!」

下一剎,只見鐵廚子右手托著那喀的手腕,刀在黑影頭上幾分之處停了下來,而左手捏著只離自己右腰一吋的黑色左掌。若非鐵廚子及時阻止,定必兩敗俱傷。

「這個玩笑開得過火了。」鐵廚子正色道。

「見他練得專注,忽然技癢而已。」原來黑衣人正是錢掌櫃。

那喀立刻慌忙收刀,抱拳歉道:「錢前輩,失敬了。」

錢掌櫃把頭套拿掉,瞇著本來已經細長的眼笑道:「後生可畏。」

「那哥哥、錢叔叔,」小璦撲上那喀襟內,「你們嚇死我了!」

「沒事沒事。」錢掌櫃安慰道,「切磋武功而已。」

「輪到我!輪到我!」小二阿鋒擺好架勢,準備動手。

「舅舅不要!太危險了!」

「叔叔?舅舅?」

「對呀!剛才他們說乾爹有乾女兒,但他們甚麼也沒有,很是可憐,也想做我乾爹。可是乾爹只能有一個啊~不能這樣。他們就說要做叔叔和舅舅~」

「嗯……

「太陽快到地平線了,回客棧吧!我來弄點小吃,之後你們早點休息,睡飽明天上路。」

太陽西下,新月未升,眾人吃過小吃,便各自回房。

那喀和小璦回到房後,二人並坐在床上。

「剛才和乾爹開心嗎?」

「開心啊~我們一直繞著池塘走,繞了好多圈。乾爹問了很多以前的事情,我都一一回答。走得累了,他教我應該如何休息。真的很神奇耶~用他教的方法,很快就回復氣力。」

「之後呢?」

「之後就見到叔叔和舅舅,他們說要和我玩畫鬼臉的遊戲。叔叔拿了兩支筆出來,一支給我、一支給舅舅,要我們互相在對方身上畫鬼臉。舅舅跑得好快,又左閃右避,好難畫啊~」

「玩得累了又照著乾爹的方法休息後,叔叔就教我寫字。他教我寫我的名字 鐵小璦。『鐵』和『璦』字很難寫啊~那哥哥你會寫字嗎?」

「會一點,從前師傅有教過。」

「練字練得累了,我又和舅舅玩。這次他教我怎樣不要被別人畫到,我試了很多次才有一次成功,我真的很開心啊~之後又休息一會,回來就見到你和叔叔在……

「切磋。」

「對!切磋。」小璦心中默念幾次,「知道嗎……?我忽然在想,留在這裡也不是壞事……但我也知道那哥哥要去找人,不得不走……

「何解你要跟著吾走?你大可以留在這裡

懷內卻已傳出小璦的鼾聲。

那喀把她輕放在床,逕自走到大廳坐下來。

「又心煩?!」鐵廚子把一罈酒「咚」的一聲放在桌上,倒了一碗酒,「來喝一碗心藥吧!」

那喀一口把酒乾掉。

「嘿!看來病得不淺!」

「廚… …乾爹,為甚麼要吾帶走小璦?」

「既然你選擇了救,就不能不理,對不?就等如你選擇找你玩伴,總不會找到後說聲好後就說再見吧?如果不想負責,當初你為何要救她?」

「說來慚愧… …吾想起畫像的玩伴… …

「哈!早就估到了!」

「對… …對不起… …

「不用道歉。至少不是向我說。」

「吾只是怕照顧不來… …

「那你為甚麼沒有想好才救小璦?又或者,你肯定負擔得起那個兒時玩伴?」

「吾當然可以照顧她!」

「廚子有話直說,畫中女子神情呆滯,大有可能天生愚鈍。若然真的被人販子買走,精神更是受到不少傷害,並非你能夠好好照顧的。」

聽罷,那喀怒火急升,手中的酒碗應聲破裂。碎片剛好割開他的手掌,熱辣辣的痛楚卻令他稍稍冷靜下來,繼續聽鐵廚子的話。

「乾女婿,」鐵廚子沒有理會那喀的怒意,「這是以我多年看人經驗而說的,當然我也不希望成真,但你要有這個心理準備。」

「既然如此,何以還要吾帶著小璦?」

「乾女婿,小璦沒有你想得這麼呆笨。我聽她說了一個下午,我認為她只是想法比較固執和思考方式有點不同而已。我不能肯定你那玩伴會否成為你負擔,但我可以肯定小璦不會。」

那喀不明白何以鐵廚子說得那麼肯定,但他沒有問出口。

「西域女子敢愛,而你救了她,成為她心靈上的唯一支柱,若然她留在這裡,只會鬱鬱地想你。我又怎忍心每天看著她受苦呢?無論如何,你選擇救她,就不能把她丟在一邊;她選擇粘著你,就算以後受苦也要自己承擔。」

那喀又斟滿一碗酒乾掉後,三號房傳來小璦的叫聲。

「或者你不需要她,但她很需要你。」

鐵廚子不知那喀聽到與否,只見他奔到客房裡去。

甫一開門,那喀便見到坐在床上顫抖的小璦。

「小璦!甚麼事?!」那喀立刻衝上去抱著她,「那哥哥在!」

「剛……剛才我做了……了個惡夢……」小璦吞了吞口水,「我…………我夢見……那四個大漢在……

「小璦不用怕……」那喀一直摸著她的頭,「那哥哥在……

「那哥哥……小璦想你為我做一件事……

「甚麼事?吾一定會去做。」

「抱我、親我。從頭到腳親我一遍。小璦把衣服脫掉。

「何解?」那喀一愕。

「夫妻不是要行周公之禮嗎?乾爹在散步略有提過……」小璦伸手替那喀解開衣扣,「況且那哥哥親過我後,以後做夢也只會記得你親過我,不是那幾個大漢。

那喀本想阻止她的動作,卻見新月為她塗上一抹淡妝,反照著的雙眼有如天上的聯星,一時心生憐愛,不自禁撥開小璦額前的頭髮,愛惜地吻了她額頭一下。

一淡粉紅映在小璦兩腮上。

「再……再多一點……可以嗎?」

那喀點點頭,把她的額頭由左到右吻了一遍後,沿著鼻樑吻到唇上。四唇相碰的瞬間有如濺起一剎星火。二人呆了一會,然後相視而笑,軟唇們又像磁石般互相吸引。

那喀以唇打開小璦的唇,用舌頭敲著她的牙門。不一會,兩舌有如蔓藤遇上喬木,糾纏在一起,良久才能鬆脫。

然後,那喀的嘴游過小璦的頸,來到雙峰之間。他細心嘗過每一吋軟肉,尤其是頂峰那兩顆淺棕色的核桃。

「唔… …… …

嘴唇繼續往下游,越過腹中小池。那喀先把兩邊腿根、大腿、小腿、腳掌都吻過一次,才回到滑溜的簾洞前。

乾涸的大漠,仰著青年的鼻息;簾洞潮氣漸濃,半開迎合舌蛇探進。

「那哥哥… …這裡… …… …… …… …

舌蛇回應小璦的要求,繼續在簾洞翻滾。

「那… …… …… …… …好奇… …… …… …… …

小璦身子一陣抽搐,一道陰潮噴到那喀的臉上。

「啊!那哥哥!對不起!對不起!弄髒了你… …

那喀被濺得滿臉濕透時,忽然想夢醒般想到兒伴,一時心生愧疚。

「那哥哥,小璦想要……

「吾……吾還未準備好……」儘管胯間一柱擎天,如箭在弦,那喀還是撒了謊。

「那麼……可以抱着我嗎?」

「好……」那喀不知小璦是沒有拆穿,還是夜裡看不見。

小璦滿心歡喜地擁著那喀,二人就這樣在床上互相抱著,不消一會便睡了。

大清早起來梳洗後,那喀收拾好行裝、水和乾糧,便和四人吃早飯。

「吾等差不多要走了。」那喀見吃得差不多,放下碗筷向客棧三人道。

「乾爹……」小璦開始流起淚來,「我忽然……捨不……得你……

「乾女兒呀,」鐵廚子忍住了老淚,「能夠和你有一日的父女緣,是乾爹這生最快樂最幸運的事情。」

「乾爹!」小璦撲在鐵廚子圓鼓鼓的肚子上。

「好了好了。」鐵廚子摸一摸小璦的頭,「你捨不得乾爹,但你更捨不得你的那哥哥呢!」

「耶~」小璦破涕為笑,「乾爹取笑人家~」

「起行之前,」小二端出了五碗草綠色的湯丸,「最後來點甜湯。」

「呵呵呵!」掌櫃看見了碗中的湯丸,「上一次吃這個已是廿年前了。」

「來!」鐵廚子拿起其中一碗,「吃過湯丸,團團圓圓!」

甜湯以薑汁和蔗汁作底,配上混進了茶葉粉末的糯米團。丸子以碎桂花點綴,最後以蓮子作結。那喀拿過碗來,吃了一口。茶清、桂甘、薑辣、蔗甜、蓮苦,五味在口腔中交雜,有如把人生的苦樂、哀怒和滄桑嘗在口中,勾起那喀從懂性以來的往事。

「多謝乾爹!」那喀被那碗甜湯感動得流下淚來,「咚」一聲跪了在地上。

「多謝乾爹!」小璦也同樣被甜湯感動得流淚,也跟着跪了下來。

「起來起來!」鐵廚子連忙扶起二人,「只要你們在外平平安安,乾爹就放心了。」

「來,再繼續跪就不如不要走了。」錢掌櫃領二人到門口去,「小璦,我送你兩支毛筆和幾本書,要記住每天練字。」

「還有多練習我教的畫鬼臉遊戲,下次回來再玩。」

「乾女婿,這個我送你。」鐵廚子從懷裡拿出一本書,「將來你人生若然感到迷茫時,就揭開這本書讀讀看。」

「多謝乾爹!」

「把這些錢也拿去吧!路上有用。」掌櫃遞上了十幾兩金錠。

「這怎可以呢!?」那喀連忙推搪。

「放心,這是人販子們身上的銀兩,不要白不要。」

那喀聽罷,罪疚感大減,便把它們收下了。

「在外頭不要太高調啊,記著一山還有一山高。打不過就走,逃跑可恥但很有用的。」小二把兩匹馬牽了過來。

「之後的路比較好走,騎馬可以快一點。從這裡往東南騎三天,就會到汲水村;再往東騎五天就到偃城。」

「到偃城後,如果遇見一個叫胥紅娘的女人;說你嘗過『黃沙綠影泛漣漪』,她就會幫你。」

那喀點了點頭。

「乾爹、叔叔、舅舅,後會有期。」那喀和哭著的小璦躬身道別。

「乾女兒、乾女婿,萬事小心。」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假如今天要自殺

假如今天要自殺,你會選擇用甚麼方法? 自殺的方法琳琅滿目,要選擇一種適合自己而成功率高的方法說易不易,說難不難。一枝筆,一盆水,足夠你把看起來堅強的生命結束;相反,有時一輛載著數噸貨物的十八輪貨車以高速撞過來,你才知道生命不是你所想的脆弱。 所以,要怎樣死也是一門學問。 有看過《完全自殺手冊》的讀者,相信不用再看此文,因為我也是參考該書而寫出的。 話在前頭,我並非想鼓勵別人去自殺,只是自己心情低落而想到寫這些東西。 畢竟,自殺在精神病學等同心搏停頓。 話入正題,自殺前,你有否想過用那種方法呢? 根據香港賽馬會的防止自殺中心所指,二零零二時最受歡迎的自殺方法是跳樓,佔了四十三點三百分比。其實在往年,跳樓是半數自殺者所採用的自殺方法。這個不難明白,香港地少,房屋多是高樓大廈,舊式房宇更加是開放式,只要跨過那大約一米多的圍欄,便可以傲翔天際,繼而與世長辭。可是,近年公屋居屋都採用了密封式設計,加上屋內的窗花,能跳下去的地方相信除了晾衣服的露台外,沒有甚麼地方可以能讓人穿過身體,融入廣闊的空間去。雖然如此,跳樓依然是一個佔盡地利的自殺方法,比起外國那些平房,即使從屋頂跳下去也可能只是擦破手腳來得痛快來得好。 剛才已說過,跳樓能在香港自殺界獨當一面,原因香港有太多太多高樓大廈。你根本不用準備甚麼便可以輕輕鬆鬆表現你在空中獨有而優美的舞姿。想要轟動,多準備一個小鐵鎚,跑上你喜歡而著名的高樓大廈高層,敲破其中一扇窗,從那裡跳下去便行。其實,在香港跳樓方便之餘,完成率亦高。香港貴為混凝土森林,無處不硬,不論你身體何處撞上去,只要有足夠高度,沒有理由不造成致命的傷害。 除了地利這優點外,不為人知的是原來跳樓死是不會痛的。根據《完全自殺手冊》內的跳樓生還者所說,跳下去是舒服的,著地是一點痛楚也沒有。原因雖然不明,但能推測到的。個人推測,感到舒服是因為體內的多巴胺做的好事。多巴胺(dopamine)是體內自然生產的神經傳遞素,是一種能給予人體快感的荷爾蒙。當你跳了下去,飛翔天際時,腦袋為了獎勵你這「正確的選擇」,分泌出多巴胺,使你有如在空中吸著可卡因一樣,身子漸漸的輕,輕得像飄在空氣中一樣。沒有痛楚的原因,個人推測會是,著地的一剎,痛神經的死亡比痛楚的傳遞還要快,沒有了傳送的管道,自然不會感到痛楚。當然,我並不是一個科學家,甚至醫生,真真假假有待讀者自己去研究,再告訴本

服部控與九連環

「陰唇穿環係咪就係臭雞?係咪就要被人標籤公廁?」 今朝一上討論區見到呢個標題,都咪話唔大吃一驚;直頭唔使用直覺,用個屎忽諗都知肯定大把花生食。 果然一撳入去,唔係「梗係臭雞」,就「梗係公廁」;當然唔少得「無圖無真相」,同「出嚟打番友誼波先講」。 本來我都想回一句「肉便器」,但係一諗到有咩理由穿耳環就俾人話靚話正,但穿乳環陰環就要被人話臭雞公廁肉便器?況且除咗某個甘願為佢張開雙腿嘅幸運兒外,仲會有邊個睇到? 再者,只要自己覺得靚,又唔係過份傷害到身體,或對其他人造成麻煩,其實我又覺得無乜所謂。 於是,喺私人信息覆咗佢一段話。 「你好,九連環,我喺討論區見到你講穿環嗰個討論。講真一睇嗰時,我都同眾多花生友嘅感覺一樣:要圖喇、公廁喇……(呢度講句對唔住先)。之但係諗深一層,你穿環應該因為自己覺得靚先穿,咁樣作為外人無資格講咩嘢,實在唔需要理會所有網友對你嘅標籤。況且穿環同係咪公廁無直接關係,你唔應該將兩者連埋一齊講,搞到自己唔開心。俾啲信心自己,覺得自己唔係就根本唔需要問。最後想講講,見到啲人穿完耳後撐大個窿搞到耳珠爛開,希望你睇住自己身體。」 然之後,撳咗「輸入」掣就送咗個私訊出去。 正想轉睇其他嘢時,有人傳咗個私人訊息俾我。 「唔……唔通係佢……?」 送出私訊時唔驚,反而依家開佢回覆時我竟然手震…… 「應該唔會破口大罵啩……」 撳入去睇佢寫咩先喇,有乜好驚? 「你講得好啱,我的確唔需要理會人哋點諗,自己嘅事自己應該最清楚。多謝哂,我舒服咗好多。」 都話無嘢喇,自己嚇自己。 「唔使客氣喇,你舒服就好。」我覆咗一句。 然後又有一條訊息。 「讀完你個訊息後,我有種親切嘅感覺;你好似係同類人咁,同我一樣有一個難以開口嘅秘密,甚至癖好,一個另類或特殊嘅癖好。」 呢一刻,我全身感到黎克特制九點九級地震,震央係我個心,震到電腦上嘅滑鼠指標不斷左右遊動。 呢個就係女人嘅第六感?定係我不自覺反映咗自己嘅感受? 於是,我轉頭往身後望一望,視線停喺一個特意加咗鎖嘅企身櫃。世界上,每個男人都有一個收集嘅慾望:郵票、模型、玩具等等;而呢個櫃就有我由大學開始儲嘅珍藏。 目光穿過唔透光嘅木門,我可以見到一套套整齊熨平嘅服裝。 無錯……我有戀服癖…… 企身櫃裡嘅服裝有校服、啦啦隊制服、法式女僕服,同護士服。除咗女僕服,其他全部都係有哂出處,例如某某學校、某隊啦啦隊或某間醫院。 所有服裝全部一式兩套,

文字宙的誕生

本來想借黛玉葬花嘅故事,叫呢度做「文字塚」;但係,細想之下,花會淍會謝,字唔會。或曰花能作春泥,然文字亦同。況且每一文一字,我都如栽花一樣,落過心機去諗去寫,無需因為題材另類少人睇而憂傷。 再者文字就似能量,係不滅。承上,花被消化後能夠成為養份,文字被消化後能啟發後人。唔係話我啲文有咁高能力(尤其題材比較露骨嗰批),但當聽我發噏,可能有得著。 玆因自身對天文有興趣,寫文有如創造自己嘅宇宙一般,乃取名為「宙」,希望讀者能感受字行間嘅美麗與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