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健身室的對倒(Tête-bêche dans la gymnase)

「嘟!」「嚓!」 一入健身室已經聽到跑步機滾輪「轟隆轟隆」轉動。今日星期三,依家係午飯時間,呢度係私人會所內嘅健身室,綜合嚟講應該無乜人會嚟做運動,我實在好奇會有咩人好似我咁無聊。 行入少少,見到一個將黑色長髮夾起,著住黑色緊身運動衣,配上黑色瑜伽褲嘅女仔跑緊步。緊身嘅衣服唔止令佢嘅運動內衣現形,亦將佢結實嘅曲線描繪出嚟。 我提醒自己唔好將目光停留,免得被睇成無禮貌、或者女性主義者掛喺口邊嘅男性凝視、甚至視姦。既然平時用嚟熱身嘅跑步機已經有人用緊,我就靜靜地行去踩單車機度。 不過,我都係忍唔住好奇心,轉身時偷望佢咗一眼。 白皙豔紅或許化妝嘅原故;瑞鳳眼上整齊嘅眉毛看似畫過;然而有幾多女性會喺健身前化妝? 目光離開嘅一剎,彼此嘅眼角好似互相接觸到。 我裝作平常,騎上單車機,踩起踏板開始運動。望住電子熒幕上嘅虛擬風景,腦內卻諗住剛才一剎眼神接觸。咁短嘅時間,佢應該為意唔到?就算為意到,都應該唔會亂諗嘢啩?但係依家女性主義聲勢浩大,佢會唔會就因為呢一剎,喺網上開始留言責罵我?咁佢會唔會已經影低咗我,腦內已經準備好千字文,一返到屋企就滔滔不絕咁敲起鍵盤? 忽然聽到跑步機狂吼,我反射地望過去。激烈轉動嘅滾帶、地震般搖晃嘅熒幕,急促而用力嘅步伐,掛喺旁邊嘅運動上衣,只係著住運動胸圍嘅佢。 女性主義為咗隻貓殺死我嘅好奇心,於是我結束熱身,走去一部見唔到佢嘅機器做胸肌訓練。我將重量校到四十公斤,一個平時我推嘅重量,但推咗幾下,我竟然感到非常吃力。 係熱身不足嘅關係?我休息幾秒再推多下,依然比平時吃力。我試著集中精神,但跑步機嘅狂號不停鑽開腦袋,開咗個大窿俾佢跑咗入嚟。 你唔係喺跑步機跑緊咩?點解會跑咗入嚟?你繼續跑啦,做咩喺我腦入面原地跑?你再唔走,我就… …我就… … 然後跑步機嘅聲音停咗,佢喺我未做出任何行動前,從我腦袋逃跑掉。我亦趁機集中精神用力推咗一下,先發覺滿身香汗,以運動上衣遮胸嘅佢係我前面行過,離開咗健身房。 本來想再推多一下,但佢嘅汗珠被燈光蒸發,喺眼前凝聚成霧,無法繼續集中鍛練之餘,其實所有嘅體力已經喺胡思亂想時用盡。 「睇嚟今日都係無態… …去隔籬焗埋個桑拿就走啦… …」 「嘟!」「嚓!」 ※ 「嘟!」「嚓!」 呢個時候竟然有人入嚟健身?我已經揀個無乜人嘅時間,費事被人有心或無意咁望過嚟。算嘞……唔好理邊個,我自己專心跑步就得。 之不過,望一眼都無所謂啩?至少知

城路迷宮橙相助,暗室鬥惡結為友

那喀本想從殘柳宮往南直走,然後轉左到中央廣場附近再找找看。誰知路竟然拐回去,轉了幾個圈後,已經不知自己在哪裡。

他只好走回頭路,卻已忘了在哪裡轉左、哪裡轉右,不慎轉入了死巷。

平時為了辨認複雜的街道,已令那喀感到頭痛,而在這刻危急的時候,更是倍感挫折和焦急。

「可惡!」那喀用力搥了一下死巷的石牆,「若然和『角蝰』有關連,即便齊兄好功夫,處境也十分危險。」

正當他嘗試走回大街詢問途人時,竟看見橘梨一人氣急地走過來。

「小璦呢?你不是應該和她在一起嗎?」

「放心,她已經安全返回客棧;本宮有急事,沒空說話。」

「等等!能否告訴吾中央廣場附近的楊府怎樣走?」

「為甚麼忽然要到楊府?」橘梨好奇問。

「聞說楊府與地下組織有關連,吾剛好有相識闖進府中救人,還請橘小姐快快告知,否則友人必有危險!」

「他要救人,你要救他,關本宮何事?」

「友人於殘柳宮外聽見一藝伎的話,沒有細想便衝到楊府去,想必是對他很重要的人,而且之前從談話,他很有可能喜歡上宮中一名藝伎……」

「你意思是,他喜歡上殘柳宮的藝伎,但她卻被楊府的人捉去,他現在去救那女子,而你想去救他?」

「差不多就這樣……而且吾對他不退縮地去救人這事,十分佩服。」

「來!走!看來大家目的地一樣,隨本宮到楊府去!」說罷橘梨轉身跳上屋簷去。那喀見狀,也立刻跳上石牆,隨她踏著屋簷,趕到楊府去。

噠噠噠噠……

二人全力施展輕功,使得街道的人只聽其聲,不見其影,否則在下午日照時走在屋頂上的他們,必然引起哄動。

不久,中央廣場已經在視線之內。那喀跟著橘梨往左轉,一座佔地不少的四合院已在面前。

二人趁途人不多的時候,飛快地跳過圍牆,縱身進入府內中庭。腳尖甫一著地,已經聽到家丁們正在談話,遂立即躲在假山後,靜靜地聽他們在說甚麼。

「唉……少爺的壞癖好又來了……」

「殊!小聲點!萬一被聽到就麻煩了……」

「不會啦,少爺玩得正高興,還叫了癩皮狗過去……」

「想到那滿面疥癬的瘋子,就覺得那妞兒蠻可憐。」

「剛才又不見你這樣想?看你摸著她大腿時蠻享受!」

「那妞兒的腿又長又白,誰不心動?只是當時情況,又怎會有人全心享受?」

「對呢……你說那白髮小子現在怎樣?」

「不知道呢……應該看著那妞兒被房內所有人前肏後插吧……」

「真可憐……」

家丁們的聲音漸漸遠去,卻是在那喀腦內愈來愈響。

「可惡!吾等要快點找到他們!」那喀生怕驚動府內的人,只能壓著聲音,「只恨這裡房間眾多不能一時三刻找到他們。」

忽然,一陣咒罷聲從中庭東邊傳來。

「你這賤種!」

是齊駕浪的叫聲!

二話不說,二人衝往聲音處。那喀一腳踢開房間的木門,房內所有人被突如其來的破門都嚇得轉頭過來。

只見齊駕浪背脊朝天被人擒著;一個身穿華麗衣服的年輕男子手拿粗如人臂的木杖,準備塞入那雙腿分開、衣衫不整的少女胯內。

「齊兄!」「那兄!」「你是誰!?」「甚麼人!?」

四把男人的聲音同時大叫。

只有橘梨不發一言,指縫間已多了數枚花針,全都往楊泰橋的手臂射去。

花針穿過四人的聲浪,準確無誤地刺在他雙手的神經上;楊泰橋手腕一軟,木杖「咚」一聲跌在地上。

「啊啊!」楊泰橋看著被花針紮得麻痹的雙手,大怒命令壯丁們,「全……全部給我殺掉!」

壯丁們一湧而上,橘梨立刻從腰間拿出尺八,淡然道:「那個醜八怪留給你,本宮不想手被弄污。」

橘梨一躍而上,壯丁們的木刀立刻往她身上招呼。可是,橘梨身輕如燕,敏捷如兔,總能在木刀落下前,鑽到空隙處躲開。那喀之前在竹心觀見識過她的身手,但當時黑暗未能看得真;現在細看,陽光反照她橙色的身影,竟有如池塘般的錦鯉,看得他心怡神悅,沒有絲毫緊張感。

壯丁們開始心急,木刀愈來愈快,卻是愈來愈亂,好幾次還差點打中自己人。橘梨見狀,不再左閃右避,改以尺八迎向木刀,施展四兩撥千斤,把木刀反撥回去壯丁們身上。

他們吃了幾下木刀,更是焦躁;此時橘梨反守為攻,竄到壯丁們身後,左手尺八就像打地鼠般敲在壯丁們的頭殼上,右手花針紮在他們的後頸要穴上。一個個壯丁們不是暈倒,便是癱瘓在地上。

「飯桶!」楊泰橋忍著痛把針拔出來,雙手的麻痹減少,「癩皮狗,你上!」一邊說一邊把綁著瓶兒的椅子拉往後堂。

「事情搞定後,這兩妞兒歸我!」癩皮狗奸笑道。

「就這樣定了!」楊泰橋就此沒入後堂內。

癩皮狗聽到後,仰頭瘋笑幾聲,便撲向橘梨去。

「要抓你呦!我的乖乖狗娘子!」

少女一個側身,癩皮狗撲了個空,嗤笑道:「不用害羞啊!」

「髒得要命,」橘梨躍回那喀身邊,向癩皮狗作個嘔吐的鬼臉,「那喀,你上;我入內堂救人。」

「當然,這是吾等說好的。」那喀立刻擺好架勢,準備迎戰;瞥眼間不見齊駕浪的身影,心忖他到哪裡去。就在他分神之際,癩皮狗已經撲上來。

「不要阻礙我和我的狗娘子歡喜!」癩皮狗雙腿用力一蹬,身體在空中捲曲,整個人像一塊大石撞向那喀。

那喀往後幾步,見他勢頭稍老,雙掌運勁打在癩皮狗的肥背上。雖然止住了去勢,但反饋的勁力不禁使那喀退後數尺。

癩皮狗「拍」的一聲,有如軟趴趴的麵團跌在地上。他揉揉被打中的背,往後翻了個觔斗,四掌靠地,像瘋犬面露惡相,咬緊牙根地盯著那喀。

「真是人如其名。」那喀譏笑道。

「小子,等著變狗糧吧。」癩皮狗不怒反笑,兩手往後一撥,整個身子飛起來,「大」字型撲到那喀身上。

雖然看起來是亂撲亂跳,但那喀剛才的雙掌動不了他數分,顯然內功修為不淺,若非全力一擊,攻其弱點,只會浪費自己的體力。

心念到此,那喀往右跳開數步,正要以右腿掃向癩皮狗時,卻見他狗腿一撐,身體像急轉了個彎,左掌在前印向那喀的胸口。

那喀大吃一驚,右腳硬生生收招並轉為踏步,右掌擋開癩皮狗的左手。誰知他的右手早已蓄勢待發,筆直地向那喀的面門湧過去。

左掌才剛擋下,對方右爪已離鼻尖不遠,那喀情急之下仰後閃避,竟在混亂中踏錯腳步,重心不穩,整個人往後摔去。

那喀始料不及,卻是人急智生。兩手滑進癩皮狗的胸前,抓起衣襟,雙腿往他肚皮一蹬。癩皮狗就這樣在空中畫了個半圓,被那喀重重的摔到遠處。

趁癩皮狗還在叫痛,腿未站穩,那喀當然不放過追擊的機會。左腳鞋底先印在他的破臉上,然後右腳送他的頸側一記勾踢。

格勒!

像是骨頭的斷裂聲。

可是,當那喀看清楚時,原來癩皮狗暗運內力,把頭一側,以顎和肩夾著那喀的勾踢!

「要是踢中的話,狗娘子們會很傷心啊!」癩皮狗抓緊那喀的右腿站起來,拍拍肚皮說道,「看這樣子,你快要變成我在晚上歡喜時噴出來的白液了。」

「怕你是現在血液先流乾,白液沒機會滴出來。」

「嘿!就讓你看誰先把血液流乾!」癩皮狗一呼一吸,右爪有如狗牙般鋒利,全力往那喀咽喉噬去。

當下那喀把內勁運到沒被抓著的左腿,奮力一躍,整個身體在空中與地板平行成「一」字。只覺對方的右爪在鼻尖掠過,勁力把自己飄起來的頭髮也吹斷。腳尖順著躍勢,鐮刀般結實而準確地踢在舌骨上。

「嗝!」癩皮狗登時一暈,手也鬆開了。

快要跌倒的那喀反手撐地,腰間運力來個蜈蚣彈站起來,雙腿有如暴風雪般狂掃癩皮狗身體各處。

右膝側、左膝側、右腰… …

被踢歪雙腿的癩皮狗立刻跪了下來。

左顴、右顳… …

滿是抓痕的臉變得青一塊、腫一塊。

腳跟最後有如五雷轟頂,劈在他的天靈蓋上。

癩皮狗登時七孔流血,淡黃的腦漿也噴了出來。

「真的很髒,還好吾用的是腿功。」那喀鞋底往地上一磨,把血液和腦液都擦在地上。



那邊廂,齊駕浪趁著那喀和癩皮狗在對峙,拿起地上的木刀,勉強地站起來。他以木刀作拐杖,一瘸一簸地走進後堂。

齊駕浪四下尋找,卻不見人影,只有那張空空的椅子。他走近椅子,伸手去檢查時,瞥見牆上有一條細縫,好奇之下輕輕一推,一道暗門打開了。

「這賤種肯定在這裡頭!」當下推門而入。

門後只有一條往下走的螺轉木梯,齊駕浪沒有細想,也不管得四周昏暗,三步併二步走了下去。走到樓梯盡處,眼前出現了兩扇厚重的木門。齊駕浪稍稍一推,木門卻紋風不動。

正當他要回頭的時候,木門後傳來楊泰橋的聲音。

「怎可以被那癩皮狗先嘗這佳餚?」楊泰橋淫笑道,「來!讓我好好疼你一番!」

「瓶兒!我現在來救你!」齊駕浪立刻回頭用力拍門,「楊泰橋!你這賤種!不要碰她!」

「原來是老而不在外頭。」楊泰橋狂笑道,「這木門足足有三寸厚,門鎖精鋼而成,看你怎進來!」

「媽的!」齊駕浪用力以肩膀撞上木門,但它依然半分不動。

「哈哈!老而不,你就靜靜地聽我怎樣好好對待她吧!」

「收聲!」齊駕浪蹬往木門,除了一聲「嘭」的巨響外,甚麼也沒有改變。

「老而不,我要脫褲子唷!」

「可惡!」

「小妞的腿張開了,我也要進去了!」

啪!

「哎唷!」楊泰橋忽然痛著叫道,「你……你這臭婆娘!」

「呀!」楊泰橋又叫道,「我的腿!」

鏗鏘!

噠噠噠!

格察!

木門好像打開了一條線。

齊駕浪立刻撞過去,一邊門終於被打開!

石牆上昏黃的油燈照見頭破血流的瓶兒拿著鑰匙,倒臥在門邊,而不遠處的楊泰橋正面帶痛苦揉著小腿。

「瓶兒!」齊駕浪拿走瓶兒口中的布條,把她一抱入懷,「沒事了,我在!」

被結實的臂彎一抱,瓶兒一下子大哭起來。

「別哭… …沒事了… …」

「你這老而不,三番四次阻我享樂,現在就跟算個清楚!」楊泰橋站了起來,手中多了一支鐵棒。

「你這賤種,是我要跟你算清楚!」齊駕浪拿起木刀,擺的正是震天刀法的架勢。

「你這半桶水也沒有的刀法,又滿身傷痕,怎贏得我!」

「要贏你這蟲子,沒有刀法也可以!」

「就試試看!」楊泰橋說罷就揮著鐵棒衝過來。

齊駕浪心知自己刀法已被他看透,絞盡腦汁去想以前老頭子教過的東西。可是,臨急抱佛腳又怎管用呢?

只見楊泰橋鐵棒將至,而瓶兒的啜泣聽在耳內,齊駕浪一股不知那裡來的勁湧上心頭。他大喝一聲,木刀橫持,似劍又像槍般刺向楊泰橋的胸口上。

楊泰橋想不到他棄用家傳刀法,胸口沒有防備就被戳了一下;齊駕浪見一招得手,還不乘勝追擊?當下往他的肩、腰、腿等地方攻去。楊泰橋這次有了準備,把木刀一一擋回去。

幾次未能得手後,齊駕浪竟然不急,木刀愈刺愈快,愈見狠辣,刀尖都是往要害攻去。但見楊泰橋鐵棒較重,每一下也只是剛好擋住。

齊駕浪心念一轉,一記虛招往他面門刺去;楊泰橋急忙去擋,卻見對方突然變招,以「平陽橫照」掃向自己下盤!

鐵棒又如何追得上?楊泰橋登時四腳朝天,鐵棒「噹啷」脫手。齊駕浪見此,當然趁機打落水狗,木刀猛地往楊泰橋身上揍去,像要把剛才所有的屈辱和怨恨十倍奉還給他。

「別……別打了……」楊泰橋曲著身,護著面哭道。

「賤種!」齊駕浪重重地打在他的屁股上,木刀也斷為兩截,「不要再騷擾瓶兒!」說罷把斷刀拋在楊泰橋的臉上。

「幹得不錯。」一把女聲在齊駕浪背後響起。他轉身一看,看見橘梨正在扶著瓶兒。

「齊兄!」那喀此時也來到了,「你傷勢不輕,讓吾來扶你。」

「有勞那兄了!」

剛走到身旁,齊駕浪的雙腿已經發軟,幸好那喀及時抓緊他的肩膀,才不致讓他跌倒。

「齊兄辛苦了。」

「謝謝你,那兄……」齊駕浪有感事情已過去,心頭大石放下後,剎那間所有的疲倦滲透全身。

「不用客氣。」

「本宮和瓶兒先行離開。」橘梨說完,便抱著瓶兒走上木梯。

「瓶……兒。」齊駕浪伸手想去拉她,但離她數尺的他只拉到空氣,然後他嘆氣道,「唉……英雄難過美人關,何況我只是狗熊呢……」

「齊兄,別……」話語未落,身後傳來風聲;那喀迴身,沒有細望就撥走飛來的東西。

噹啷!

原來是受傷的楊泰橋站起,把鐵棒擲過來。

而他手中多了一把匕首!

「得罪我的人不會好過的!」楊泰橋握緊匕首衝向二人。

那喀不慌不忙,待他接近數尺之處,腳尖挑起地上鐵棒,踢向他的臉。楊泰橋大吃一驚,連忙擋開鐵棒。那喀乘機運勁,一記穿心腿印在他胸骨上。楊泰橋登時口吐鮮血,彈開十餘尺,撞在牆上,暈了過去。

「那兄,好功夫!真英雄!」齊駕浪讚嘆道。

「獻醜了,齊兄。」

二人回到後堂,繞過已經冷掉的癩皮狗,穿過中庭走出了楊府。

「要送你回震天樓嗎?」

「今天的事,真的很感謝,」齊駕浪一拐一拐地走到那喀面前作揖,「沒有那兄,瓶兒必定受辱,而我也……」說著說著,竟然開始哭起來,還跪了下來。

「齊兄快起!吾受不起。」那喀趕緊扶起齊駕浪,他卻怎都不起來。

「今日我雖不能幫那兄找畫中玩伴,但日後不論找人、找樂子,能做的我齊駕浪定必幫忙!」

「吾只是… …湊巧相助,這怎好意思?」

「在那兄可能是小事,但於我是天大的事,所以你絕對受得起。」

齊駕浪堅定的眼神,使他想起當日要跟隨自己的小璦。

「齊兄,那麼日後大家互相幫忙;」那喀伸出手道,「現在先送你回震天樓。」

「好!」齊駕浪握過那喀的手,站了起來,「不嫌棄的話,請讓我尊稱你為大哥!」

「不行不行,你年紀比吾大,吾怎能不分尊卑?」

「哈!那大哥見我一頭白髮,其實我只有廿二歲!」

「真的?!」那喀不敢置信,「還比吾年輕兩歲!」

「就這樣吧,那大哥!」

那喀只好尷尬地笑著點頭,送他回震天樓去。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假如今天要自殺

假如今天要自殺,你會選擇用甚麼方法? 自殺的方法琳琅滿目,要選擇一種適合自己而成功率高的方法說易不易,說難不難。一枝筆,一盆水,足夠你把看起來堅強的生命結束;相反,有時一輛載著數噸貨物的十八輪貨車以高速撞過來,你才知道生命不是你所想的脆弱。 所以,要怎樣死也是一門學問。 有看過《完全自殺手冊》的讀者,相信不用再看此文,因為我也是參考該書而寫出的。 話在前頭,我並非想鼓勵別人去自殺,只是自己心情低落而想到寫這些東西。 畢竟,自殺在精神病學等同心搏停頓。 話入正題,自殺前,你有否想過用那種方法呢? 根據香港賽馬會的防止自殺中心所指,二零零二時最受歡迎的自殺方法是跳樓,佔了四十三點三百分比。其實在往年,跳樓是半數自殺者所採用的自殺方法。這個不難明白,香港地少,房屋多是高樓大廈,舊式房宇更加是開放式,只要跨過那大約一米多的圍欄,便可以傲翔天際,繼而與世長辭。可是,近年公屋居屋都採用了密封式設計,加上屋內的窗花,能跳下去的地方相信除了晾衣服的露台外,沒有甚麼地方可以能讓人穿過身體,融入廣闊的空間去。雖然如此,跳樓依然是一個佔盡地利的自殺方法,比起外國那些平房,即使從屋頂跳下去也可能只是擦破手腳來得痛快來得好。 剛才已說過,跳樓能在香港自殺界獨當一面,原因香港有太多太多高樓大廈。你根本不用準備甚麼便可以輕輕鬆鬆表現你在空中獨有而優美的舞姿。想要轟動,多準備一個小鐵鎚,跑上你喜歡而著名的高樓大廈高層,敲破其中一扇窗,從那裡跳下去便行。其實,在香港跳樓方便之餘,完成率亦高。香港貴為混凝土森林,無處不硬,不論你身體何處撞上去,只要有足夠高度,沒有理由不造成致命的傷害。 除了地利這優點外,不為人知的是原來跳樓死是不會痛的。根據《完全自殺手冊》內的跳樓生還者所說,跳下去是舒服的,著地是一點痛楚也沒有。原因雖然不明,但能推測到的。個人推測,感到舒服是因為體內的多巴胺做的好事。多巴胺(dopamine)是體內自然生產的神經傳遞素,是一種能給予人體快感的荷爾蒙。當你跳了下去,飛翔天際時,腦袋為了獎勵你這「正確的選擇」,分泌出多巴胺,使你有如在空中吸著可卡因一樣,身子漸漸的輕,輕得像飄在空氣中一樣。沒有痛楚的原因,個人推測會是,著地的一剎,痛神經的死亡比痛楚的傳遞還要快,沒有了傳送的管道,自然不會感到痛楚。當然,我並不是一個科學家,甚至醫生,真真假假有待讀者自己去研究,再告訴本

服部控與九連環

「陰唇穿環係咪就係臭雞?係咪就要被人標籤公廁?」 今朝一上討論區見到呢個標題,都咪話唔大吃一驚;直頭唔使用直覺,用個屎忽諗都知肯定大把花生食。 果然一撳入去,唔係「梗係臭雞」,就「梗係公廁」;當然唔少得「無圖無真相」,同「出嚟打番友誼波先講」。 本來我都想回一句「肉便器」,但係一諗到有咩理由穿耳環就俾人話靚話正,但穿乳環陰環就要被人話臭雞公廁肉便器?況且除咗某個甘願為佢張開雙腿嘅幸運兒外,仲會有邊個睇到? 再者,只要自己覺得靚,又唔係過份傷害到身體,或對其他人造成麻煩,其實我又覺得無乜所謂。 於是,喺私人信息覆咗佢一段話。 「你好,九連環,我喺討論區見到你講穿環嗰個討論。講真一睇嗰時,我都同眾多花生友嘅感覺一樣:要圖喇、公廁喇……(呢度講句對唔住先)。之但係諗深一層,你穿環應該因為自己覺得靚先穿,咁樣作為外人無資格講咩嘢,實在唔需要理會所有網友對你嘅標籤。況且穿環同係咪公廁無直接關係,你唔應該將兩者連埋一齊講,搞到自己唔開心。俾啲信心自己,覺得自己唔係就根本唔需要問。最後想講講,見到啲人穿完耳後撐大個窿搞到耳珠爛開,希望你睇住自己身體。」 然之後,撳咗「輸入」掣就送咗個私訊出去。 正想轉睇其他嘢時,有人傳咗個私人訊息俾我。 「唔……唔通係佢……?」 送出私訊時唔驚,反而依家開佢回覆時我竟然手震…… 「應該唔會破口大罵啩……」 撳入去睇佢寫咩先喇,有乜好驚? 「你講得好啱,我的確唔需要理會人哋點諗,自己嘅事自己應該最清楚。多謝哂,我舒服咗好多。」 都話無嘢喇,自己嚇自己。 「唔使客氣喇,你舒服就好。」我覆咗一句。 然後又有一條訊息。 「讀完你個訊息後,我有種親切嘅感覺;你好似係同類人咁,同我一樣有一個難以開口嘅秘密,甚至癖好,一個另類或特殊嘅癖好。」 呢一刻,我全身感到黎克特制九點九級地震,震央係我個心,震到電腦上嘅滑鼠指標不斷左右遊動。 呢個就係女人嘅第六感?定係我不自覺反映咗自己嘅感受? 於是,我轉頭往身後望一望,視線停喺一個特意加咗鎖嘅企身櫃。世界上,每個男人都有一個收集嘅慾望:郵票、模型、玩具等等;而呢個櫃就有我由大學開始儲嘅珍藏。 目光穿過唔透光嘅木門,我可以見到一套套整齊熨平嘅服裝。 無錯……我有戀服癖…… 企身櫃裡嘅服裝有校服、啦啦隊制服、法式女僕服,同護士服。除咗女僕服,其他全部都係有哂出處,例如某某學校、某隊啦啦隊或某間醫院。 所有服裝全部一式兩套,

文字宙的誕生

本來想借黛玉葬花嘅故事,叫呢度做「文字塚」;但係,細想之下,花會淍會謝,字唔會。或曰花能作春泥,然文字亦同。況且每一文一字,我都如栽花一樣,落過心機去諗去寫,無需因為題材另類少人睇而憂傷。 再者文字就似能量,係不滅。承上,花被消化後能夠成為養份,文字被消化後能啟發後人。唔係話我啲文有咁高能力(尤其題材比較露骨嗰批),但當聽我發噏,可能有得著。 玆因自身對天文有興趣,寫文有如創造自己嘅宇宙一般,乃取名為「宙」,希望讀者能感受字行間嘅美麗與黑暗。